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四十七章 移防蘭陵
    一抔抔被炮彈炸起了的碎土夾帶著雪花,一下子就“潑”進了兩下店的戰壕中。

    “背時腦殼的娃娃,你媽媽教你做人就是為了炸這個的咩?”被撒了一身灰的尹唯一罵罵咧咧道。仿佛一點也不影響他罵人的激情。

    連日的作戰,讓第七四六團的傷亡十分慘重,日軍第一〇六師團的戰斗力雖不及第五師團、第十師團這些常備師團精銳,但戰斗力也絕對不差,比起裝備低劣的川軍更是不差。

    所以說,這些千里迢迢從四川里走出來、但并不強壯的壯士則要用自己的生命去打開這一條勝利的道路了。

    但顯然勝利是遙不可及的,畢竟他們在日軍的猛攻之下陣線已經呈搖搖欲墜之勢了。

    也正如兩天前第一〇六師團參謀長矢野新一和磯谷廉介說的那般,要全力為第二軍以及第十師團的主力掃清南下的障礙。

    猛烈的炮擊持續了一段時間,然后就停止了,按尹唯一的推斷,這時正是日軍發動進攻的時刻,畢竟他們已經鋪墊了那么久了,為的不久是這段進攻,然后奪回失地么?

    “營長。咱們再這么打下去,全營可就打光了。”旁邊的小兵說說道,畢竟那是很顯然的事兒,川軍團人數雖然看起來貌似很多,但在第二戰區作戰時,川軍團只剩下一半的兵力了。

    到第五戰區的戰斗序列時,從出川時的四萬大軍只剩下兩萬大軍了,可以說,川軍團的兵力折損過半。

    特別是尹唯一這個因為作戰不力而被接受大過的營長了,他想挽回這個面子。

    壯士出川因為啥?不就是因為一腔熱血么?

    所以,尹唯一必須要奪回面子。

    ……

    與此同時,張天海的第三戰區直屬第一團也開始了北調的旅程。

    團部內,一片忙忙碌碌,只有張天海等一行主戰軍官才沒有離去,他們還在商討著今后的作戰。

    “他娘的,咱們這一下子就調往前線了,蘭陵這個地方,也不知道情況如何?”首先表示不滿的是一營長李淳飛,畢竟這整訓是進行得如火如荼的,這一下就來個調動,肯定有所不滿的。

    “行了,咱們到了前線之后,也依照原計劃進行整訓,咱們直一團的作戰能力只能上升,不能下滑。”張天海下了定論道。

    “是,團座。”李淳飛應聲道。

    “行了,開拔吧,這是戰區司令長官的命令。立即執行,反正到了蘭陵之后,我要的是一支隨時能拉出去打勝仗的部隊。”張天海說道。

    “是!”眾人應聲道,于是便有第三戰區直屬第一團集體向北轉移的那一幕。

    數千部隊拉成一條直線,然后洋洋灑灑地向北轉移,這支部隊,裝具精良,是清一色的德械步槍,外加捷克式輕機槍,而且還有卡車作為后勤輜重部隊的拉力,一看就知道這是精銳部隊了。

    “這次就當作是一次長途拉練吧,蘭陵縣說遠不遠,說近也不近,慢慢來。”張天海騎在一匹高頭大馬上對身邊的周方杰說道。

    自從這周方杰進入直一團之后,他就當其是訓練總教官來對待的,畢竟周方杰也主抓訓練這一方面的。

    “希望德國教官用的一套能在咱們團上能完全用上吧!”周方杰嘆息道。

    “肯定能的,就是咱們團沒有德國那邊的基礎,那邊可是槍械彈藥從不缺的,訓練起來可是不費勁的,咱們的訓練目標還是當面的小鬼子啊,肯定是不一樣的。”張天海說道。

    ……

    接下來幾天,川軍在日軍的拼死在進攻之下死傷慘重,終于退出兩下店。

    而日軍在拿下了兩下店之后,也暫時沒有發動對滕縣一帶的進攻,畢竟日軍方面也還沒完全做好進攻的準備。

    日軍第十師團在面對魯西、魯南的國軍主力時,顯然并沒有做好全部的戰略準備。

    附近的幾個師團雖說是歸他磯谷廉介指揮,但他也十分清楚,這附近的國軍到底有多少實力。一旦戰敗了,要付出多少代價,他自己清楚。

    所以說,在沒有準備完全的情況下,磯谷廉介不會發動貿然進攻,要戰,則必要拿下臺兒莊。

    要是臺兒莊拿不下,徐州城的外圍陣地也必然是拿不下的。

    在這一點上,磯谷廉介比誰都看得要清楚,他雖然狂,但并不是分不清好壞對錯的。

    兵者死生之道也,稍有不慎則是拿自己的士兵以及自己的身家性命在賭了。

    四天時間,這個速度也絕對說得上是不快了,張天海就以這個邊拉練邊前進的速度,終于到達了蘭陵這個歷史上很出名,但實則卻是貌不驚人的地方了。

    蘭陵古城,這座古城是因為古代時的蘭陵王高長恭而出名,其代表作就有蘭陵王破陣鼓等等。

    總之,這是一座擁有著悠久歷史的名城。

    蘭陵古城的城墻在夕陽的余光下顯得十分斑駁,淅淅瀝瀝的雨點將城磚的每一處都雕刻得緊致,坑坑洼洼的起伏仿佛將這里的歷史訴說得曲歌斷腸。

    這里的歷史是斑駁的,張天海騎著馬匹站在城墻之下看著落日的余暉滿是憂愁。

    一隊隊國軍官兵在進入著這蒼老而悠久的城市。

    一支香煙已經在張天海的手中點燃,他傾吐著煙氣,似乎要融入這一片古色古香的美景之中。

    張天海并不覺得自己有多了不起,在歷史面前,任何的個人都是渺小的。

    至于與蘭陵的縣長交接的任務什么的,他早就交給周方杰等人去干了,這種事情根本就不需要他親自去出手。

    這也許就當領導最大的好處了,什么事情都有屬下去幫他干完,而他要做的事兒,則是要保證打勝仗而已,以及要是打不了勝仗要背鍋的責任,僅此而已。

    “走吧,進去吧。再不進去,天兒就要黑了。”張天海輕輕說道,而是自己做了決斷。

    ……

    PS:第二更送上,感謝起點書友親嘴會有小孩滴以及QQ閱讀書友惜緣的月票各兩張!

    
分分彩自动投注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