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七十九章 南京突圍戰(六)
    “張玉麟,老子只能幫你到這兒了,你小子可要快些回來,別到時被人安了臨陣脫逃的罪名,被送上了軍事法庭才是。”郭其亮在心里默默想著,表面確實默不作聲,一副風平浪靜的模樣。

    只見鄭曼擼著袖子擦了擦已經有些風干了的眼淚,強打著精神說道:“走吧,參謀長,咱們去徐州等他。”

    看見鄭曼的這副模樣,郭其亮懸著的心總算是放下來一半了,要是在這個時候照顧不好鄭曼,別說張玉麟能不能活著回來的問題了,就是他自己的心里邊也不好受啊,在生生死死的兄弟最需要幫助的時候,自己卻不能幫上一點忙,這種感覺是很難受的。

    ……

    長江南岸,魏和親自點了那名特務連的司號手吹響了集結號。

    一陣急促的號聲響起,突防團這支臨時拼湊而成的隊伍立馬按照那些臨時編排的順序排練起來。

    不得不說,這些臨時編排進去的連長們,那是相當給力的,畢竟都是些正經軍校畢業出來的軍官,而且擁有這豐富的作戰經驗,在這些連長們的吆喝下,這些本來就是老兵的潰兵們迅速組建成型了。

    “咳咳。”張天海習慣地清了清喉嚨,在這個馬上就要作戰的重要關頭了,怎么能不發表一番講話,鼓舞一番士氣呢?畢竟這個政治思想工作還是要做好的,可不能馬虎的。

    只見張天海再次爬上了坦克的炮塔,然后朗聲說道:“弟兄們,大家安靜一下!”

    張天海此話一出,剛才是有些鬧哄哄的場面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潰兵們的目光都投向了這個說要帶領他們突圍走出日軍包圍圈的男人。

    一時間,這里的安靜與河灘上的吵鬧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兄弟們,現在南京守不住啦,日軍已經殺進南京了,我們必須要尋求一條活路,不然等小鬼子殺到江邊,咱們一個也活不了!我們必須要突圍,殺開一條血路!我張天海,是戰區直屬第一團的團長,本來我們團接到的命令,是給長官部的長官們以及直屬機關、部隊開路的,甚至我的部隊已經全部渡過長江了,就沒有人想問一下,我什么要留在這里嗎?”張天海的聲音聲若洪鐘,十分響亮。

    還沒等下面的人回答,他就繼續說道:“日軍在我們的國土上肆虐,已經到了撤退的時分了,可仍是有許多軍官來不及通知我們的官兵說,該撤退了。我們都是軍人,都是抗戰力量的一份子,我不想看見你們就這么白白地死在這混亂不堪的戰場上,所以我留下了。你們當中,有的是教導總隊的,有的八十七師,還有的是八十八師的,還有的衛戍區憲兵團的,總之,你們是都是國軍的精銳!”

    張天海在鋪墊著,他還明白他想表達的是什么,他必須把這幫人的血性和士氣給煽動起來!

    “你們還強,很棒,是真正的軍人!小日本也是他媽生,他媽養大的,也是兩個肩膀扛一個腦袋的,憑什么我們就要讓他們殺戮?弟兄們,拿起你們手里的槍告訴我,我們能不能任由其宰割?!”張天海似乎是用盡全身力氣般地大吼道,整張臉都已經是通紅了。

    “不能!”下面的官兵們齊聲回應道。

    “大聲點,能不能拿出點男人的樣子!?”張天海再次吼了一句道。

    “不能!!!”

    “不能!!!”

    這一次的聲音比起上一次,可是大聲多了,大家都在吼,那是一股不服輸、不怕死的倔強之聲,不由得讓周圍的側目——這一支部隊,可不像是烏合之眾,這是一支嗷嗷叫的部隊!

    就連在碼頭上負責指揮撤退的一〇八旅旅長劉英也感受到了這邊不同尋常的氣息。

    “伍團長,你說這張玉麟在那邊搞什么鬼?”劉英詢問身邊的二一五團團長伍光宗道。

    伍光宗搖搖腦袋,說道:“旅座,卑職也不清楚,但是卑職可看得出來,張玉麟此人,不簡單吶。能將一支潰兵部隊打造成這種效果,要是換咱們上,也不一定能做到他這種程度吧?”

    “確實,張玉麟此人是個人才,不過他要是單單只帶這么一群潰兵,突圍或許勝算還挺大的,可要是帶上那幾千百姓,怕是沒那么容易吧?”劉英將目光投向了另一邊的百姓方列,目光已然是擔憂。

    張天海帶著他的特務連在江邊臨時組建突防團,這個行為對劉英這個第三十六師所部在和記碼頭的指揮官來說,無疑是受益巨大的——至少碼頭這邊的秩序相對恢復了許多,三十六師官兵的登船速度也增快了許多。

    無論是從同是出身三十六師還是從張天海的行為角度來說,劉英都不希望張天海死在這場戰斗之中!更何況,張天海本來就不該出現在這里的,不是么?

    劉英捫心自問,要是自己,也不一定能做到像張天海那樣。

    “旅座,您是說,這些百姓,會成為張團長的負擔對么?”伍光宗沉聲問道,他也聽出了劉英的擔憂了。

    “誰又知道呢?”劉英苦笑著說道,“張天海這個人,自從進入了淞滬戰場之后就嶄露頭角了,帶頭攻進日軍的海軍司令部,后面又是端掉了日軍的一個聯隊指揮部,還干掉了兩個日軍聯隊長,他這人給人的驚喜可是太多了。我看不透他。”

    伍光宗咬了咬牙,對劉英說道:“旅座,既然張團長與我們一樣都是黃埔出身,又是同屬第三十六師走出來的,卑職想助張團長他們一臂之力!”

    “哦?如何相助法?”劉英問了一句,然后想了想又補充了一句:“可以適時幫助,但不宜過力,須知,張玉麟的出發點是好的,但是其臨陣脫離部隊,違抗軍令這兩條罪名是跑不了的,戰后必會被提及此事。”

    “旅座,卑職明白您的意思,是怕咱們也被扯進去了,對吧?”伍光宗說道,“旅座但請放心好了,卑職打算派出了一個連的兵力前去相助,畢竟以咱們的渡江速度,就算天亮了,那也不可能把所有部隊運送過江的。與其這樣,倒不如派出一個精干之聯隊相助張玉麟一把。”

    只見劉英輕撫他那張長臉下的胡須,思考了一下然后說道:“可以,除了派遣一個步兵連過去之外,再把你部的一個機炮連派遣過去吧!”

    本來伍光宗還有些心疼要把一個全副武裝的機炮連調給張天海指揮,但他一想到旅長的用意之后,他立馬立正敬禮道:“是,旅座!”

    是的,對于現在的第三十六師渡江部隊來說,首先要保住的是人和槍,最后才是重機槍、還有迫擊炮這些重裝備,只要三十六師還在,只要師座還在,那么損失的武器裝備終究會補充回來。

    可是人沒了,三十六師的老底子打沒了,那三十六師就真的是完了。

    作為一名合格的指揮官,劉英自然分得清什么是輕急緩重,反正這些重武器很有可能用不上了,倒不如送張天海一個人情?讓他好好利用這些部隊,進行突圍戰斗!

    ……

    PS:更新送上。

    感謝起點書友獨鉤老漁翁、書蟲大神很吊、天風古妖月的月票各一張!

    頂點

    
分分彩自动投注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