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卷 第四章:隱瞞
    第4章隱瞞

    溫桃蹊這才想起來,原來林月泉昔年多次提起陸景明其人時,都是贊不絕口的。

    只是那時候她的心思少花在旁人身上,做了他們林家的當家主母,便事事都以林家為先,以林月泉為先,心中眼里再沒了別的任何人,哪怕是她的父兄,也要排在林月泉之后,更何況是個往來甚少的陸景明呢?

    今日大哥說起這個人,溫桃蹊仔細的回想了一番,事實上陸景明的那張臉都有些模糊不清了,只是隱約記得,他生的不俗,同林月泉的那種溫和精致不同,陸景明好似……好似……

    溫桃蹊小手托腮,有些出神。

    溫長青偏頭看過去:“你在想什么?你屋里的丫頭們你打算……”

    她叫這一聲拉回了思緒,輕咳兩聲,掩飾著自己出神的失態。

    陸景明好似如何,她委實有些想不出來了。

    “我屋里的事情我自己會處置,我回過阿娘,這件事兒我來料理,阿娘也同意了。”她一面說著話,一面已經站起了身來,略彎腰,把先前那只錦盒抱在懷里,作勢要走,只是臨行時腳下又稍稍頓住,小腦袋一歪,朝著溫長青的方向望過去,“那個四十出頭的男人,有名姓嗎?”

    溫長青一怔,搖頭說沒有:“據陸景明所說,他們典當行的規矩,是不問東西出處的,自然也就不會留下行當者的姓名。”

    “那長得什么模樣,他們柜上的人,應該能認出來吧?”

    她條理清晰,心思縝密,溫長青眼底閃過一抹欣慰:“我也問了,這個他也拿不準,畢竟開門做生意,迎來送往的,每天到他們陸記去的主顧那么多,柜上的伙計能不能認得出臉兒,他哪里說得準。不過這東西精致金貴,當走的銀子也不少,保不齊伙計能記在心上,他說回頭親自去問一問,再來告訴我一聲。”

    只是她接二連三的發問,溫長青猶豫了須臾,又叫住她:“你知道是誰做的,對嗎?”

    溫桃蹊嘴角揚起弧度來,眼底是一片清明,最是無害的模樣,兩只小手背在身后,語調輕快:“不是說了不叫大哥管嗎?我多多少少是心里有數的,又不是個傻子,整日我屋里人干了什么,我一點兒不曉得。”

    “你可別……”

    溫長青那里到底不放心,似乎還有一肚子的話要交代叮囑,溫桃蹊卻已經同他辭別過,轉了身小跑著出了門,分明就是不想再聽他多言。

    他是長兄,比她年長了七八歲,有什么事兒都惦記著,何況這幾年來,他陪著爹的身邊,里里外外的操持著,一向是溫家宗子的做派。

    操心慣了的人,遇上丁點兒事兒,都總是放不下,只是孩子終究會長大,她有了主見,自個兒心中有成算,便不愿受太多拘束。

    念及此,溫長青無奈的搖頭,幾乎失笑出聲來。

    阿娘放開手叫她自己去處置這件事,八成也是為這個,他們葉總不可能護著她一輩子,早晚是要嫁人的,到了人家家里,還不是事事都要自己拿主意,如今家中出些小事兒,橫豎翻不出阿娘的手掌心,只管由著她去也就算了。

    ……

    卻說溫桃蹊出了門,白翹乖巧的自她手中接了錦盒過來,便一言不發的跟在她身后。

    主仆兩個自矮竹穿出來,沿著西側的抄手游廊一路往小雅院回,自始至終,空氣中都安靜的可怕。

    溫桃蹊走在前頭,有意的放慢了腳步,她側耳認真聽,似乎都還能聽見白翹的呼吸聲,一時輕,一時重,分明是心里緊張。

    她不住的凝眉——前世她最落魄時,只有白翹不離不棄的陪著她,丫頭是忠心耿耿的,她從來沒有懷疑過。

    白翹是家生的丫頭,七八歲就在小雅院服侍了,陪著她一起長大,是她身邊兒最貼心的一個,可是白翹在緊張什么呢?

    溫桃蹊深吸口氣:“白翹,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但一直沒敢告訴我?”

    身后丫頭腳步一頓,眼皮往下一垂,索性把眼底所有的情緒都掩去,生怕泄露了,叫她主子瞧見分毫。

    她不說話,小雅院又近在眼前,溫桃蹊抿唇,站住了腳不再走,回過身去看白翹,發覺她抱著錦盒的兩只手,分明用了力,死死地攥著錦盒的兩個角,骨節處都隱隱泛白:“你到底……”

    “姑娘——”

    你到底,隱瞞了什么?

    話沒問出口,溫桃蹊扭臉兒去看,那是她阿娘身邊的知云,她便不再問了,換了副笑臉,往前挪動兩步:“知云姐姐來尋我的嗎?”

    知云是趙夫人身邊兒最溫順的一個丫頭,踩著細碎的步子迎上來,誒的一聲:“姑娘臨走的時候,太太才交代了,回屋里放了東西可快回去,李家太太怕是快到了,姑娘怎么一轉臉兒就忘呢?二房太太和三房太太都帶著姑娘們在了,獨缺了姑娘一個,李家太太這會子都過了二門,眼看著就要到老太太屋里去行禮了,姑娘還在這兒晃悠啊?”

    溫桃蹊一拍腦門兒,她是真的差點兒把這事兒給忘了,一門心思放在那個“賊”身上。

    她臨出門的時候,阿娘真的是專門交代了,這事兒要查也不急在這一兩日的,李家太太要來做客,她是長房嫡女,不能失了禮數,叫人看著不成體統,得,還是險些誤了事兒。

    她噙著笑,上了手去拉知云,叫著好姐姐,撒嬌似的哄著她一道走,身后白翹要跟上去,溫桃蹊只是拿眼角的余光掃過一回:“你把東西送回屋里,也別告訴誰知道,叫連翹過來跟著吧。”

    白翹剛要應的聲兒,一時哽在喉嚨里,不上不下的:“姑娘……”

    這一聲姑娘她都喚的艱難,聽起來委屈極了,溫桃蹊心中不忍,可到底是橫了心,拉了知云一路走遠,甚至都沒有再多看白翹一眼。

    忠心是一回事,坦誠,怕是另外一回事。

    前世她沒遇到過這些事情,這頂小金冠也不曾丟失,她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錯,為什么如今出了這樣的事,可也許正因為從前在家中做姑娘時,是個兩耳不聞窗外事的,才不曉得,忠心耿耿的白翹,也是會對她有所隱瞞的。

    她不喜歡這樣,所以她必須要叫白翹明白——在這個世上,沒有任何人,比她更重要,主子只能有一個,對主子知無不言,是本分。
分分彩自动投注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