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3章 姐姐歸來
    防盜章節,如果讀者你看到本章有重復或無關不要著急,只是正常的防盜流程,一個小時后再刷新一下就會有正常章節————作者留(如果看盜版是不會刷新的哦,可以去QQ閱讀看我的正版書哦)

    上次拜訪后,西裝男幫琦震懾了一番紅毛,上次救石頭縫里的女人也是靠著西裝男嚇跑紅毛的。

    隨后西裝男的手伸了過來,拿著一個盒子遞到琦的跟前。

    “打開看看,這是禮物。”

    琦抱過盒子,他很是奇怪,按照沒覺醒之前的自己跟個小瘋子一樣大罵西裝男的情況,西裝男之后的舉動應該不會為了討好自己送禮物才對啊。

    琦對西裝男的印象還是不錯,一個月前琦對他大罵大鬧,西裝男只是蹲在他面前摸著他的頭,抬起了自己的頭說了句:“對不起!”

    很難想象,一身肌肉的大漢,一瞬間蹲下來,一副兇神惡煞的樣子,突然摸著你的頭說對不起的感覺。

    琦疑惑的打開了盒子,厘米躺著一把銀色的左輪手槍,長約有300mm,隔壁有一個3個裝滿了9mm子彈的彈夾躺著。

    “這是?”琦一陣頭大,送小孩手槍?這是干嘛啊。

    “禮物”西裝男墨鏡下的眼睛仿佛看穿了琦一般:“你不小了,該學會保護自己和家人了。”

    琦聽到這突然的就沉默了,他腦海里想起紅毛一直欺負他的畫面,如果有槍?是不是不用再靠西裝男嚇唬他(這里是琦以為西裝男警告過紅毛),不用再避開他,不用再擔心走沒人的小道碰見他呢?

    “拿著”美婦人說道,手撫摸著琦的頭“我的小男孩長大了,救小女孩了,是個英雄了,可不能再頂著熊貓眼呀。”

    “哈哈哈哈,熊貓眼的英雄,弟弟,你太逗了,哈哈哈”仿佛為了打破琦沉默的局面,笑點低的琪琪忍不住笑了出來,那為了練習劍術而剪短的短發也跟著一陣飛舞。

    大家都笑了起來。

    西裝男回到了正題對著美婦人說道:“此次還有一個消息,我希望琪琪能加入海軍。”

    -------

    紅毛今天非常惱火,帶著手下的混混剛好碰見了他很討厭的琦,正準備收拾他報復之前水果攤的仇,誰知道剛沒打一拳就殺出了他那怪物姐姐來。

    “真是煩惱,那個不知道哪里來的少校,居然直接讓父親轉告我別惹事。”他心里越想越火。

    于是他光想沒注意的撞上了前面的人,紅毛立馬抬頭惡狠狠地道:“是誰!敢擋我的路,不知道我父親是這里海軍上尉么!??”

    等紅毛說完,紅毛才看到撞到的人帶著兜帽,比他高半個頭,正用一種兇狠的眼神看著他,而這個人旁邊還站著一個滿臉毛發的兜帽都兜不住的大漢。

    本來紅毛是那種遇到惹不起立馬就夾著尾巴的人,畢竟他不會真的告訴他父親惹事,他只會打著父親的名號嚇唬嚇唬人做做威風而已。

    當看到這兩個人時,他很識時務的轉身準備離開。

    “上尉這種垃圾有什么了不起的?”兜帽傳來戲弄的語句,紅毛一下停了下來,一把揪住他撞得那個兜帽男的衣領。

    “不準說我父親的懷話!”紅毛雖然矮半個頭,但這句話氣勢卻沒少。

    紅毛平時囂張跋扈,但從來都很尊敬父親,因為父親很忙,缺少父愛的他才價值觀缺失變成混混,但他仍渴望著父愛,于是考上了實習海軍,此刻聽到有人侮辱他父親,內心憤怒竟戰勝了恐懼。

    “一個靠著父輩名號的弱小者,可悲啊,沒點實力,你能捍衛些什么?你父親的名譽?”但兜帽男顯然不好惹,雙手一推,腳一踹,紅毛便倒在地上,嘲諷道。

    如果琦看見此刻的紅毛絕對會驚訝,因為紅毛緊緊抱著兜帽男的腳,大聲喊道:“給我父親道歉。”

    “你找死!!”兜帽男剛想下死手,被旁邊滿臉毛發的大漢擋住。

    “對不起啊,小伙子,我為你父親的道歉,我們走”大漢對著紅毛道歉,然后拉起同伴走掉,只留下爬起來有點黯然的紅毛。

    “船長!不就區區海軍上尉,你居然還道歉??”

    “謹慎點,這個時間點別說上尉,任何一個海軍都別惹,別破壞我計劃”

    -------

    “告辭了夫人,我會在42號本部海軍駐留一些時間,夫人你考慮好了,我就幫琪琪申請”西裝男并沒有介意答復,起過身來:“有什么需要幫助請隨時找我。”

    而后便走了出去,帶上8個海軍部下離開了。

    “琪琪,你想繼續學劍術嗎?更好的學劍術”美婦人微笑的看著琪琪。

    琪琪思考了一陣子,回想起剛剛西裝男說的話。

    “海軍最近招安了一個特別厲害的科學家,這自動化機械槍便是他的產品,我得到的消息是,他帶來了一樣對視力有幫助的技術”

    琪琪看了一下琦,再看了看西裝男送來父親的刀,然后對著美婦人點了點頭說道:“媽,我想。”

    美婦人滿意的微笑起來,起身把裝著父親的刀的盒子端了起來,說道:“琪琪,你考上海軍那天,就找媽媽拿上爸爸的劍,繼承爸爸的意志知道了么?”

    琪琪看著美婦人,堅定的眼神在她那清秀的五官尤其突出。

    “是!媽媽!”

    ————

    琦洗完澡后躺在床上,盯著屋頂,而后又看了眼床邊的盒子,在想著些什么。

    可能是雙胞胎的原因,琪琪洗完澡,偷偷來到了大廳放劍盒的柜子,撫摸著盒子的表面,想著什么。

    “爸爸,爸爸,你的劍好大啊,我也想要”一個扎著雙馬尾雙手拿著小一號的木劍的小蘿莉正對著一個高大的背影抬著頭說道。

    “琪琪,劍不是大就好的哦”高大的背影轉過身來,但是琪琪卻看不清他的臉容,是太久了么,記不清楚了么?琪琪想著。

    “爸爸,爸爸,那怎樣的劍是好的啊”

    “琪琪,劍是沒有好壞的,要看用劍的人,用劍的人好它就好劍”

    “爸爸,那些壞人手里的劍不就是壞的了?”小蘿莉有點害怕的說道。

    “琪琪,爸爸,很快就會用這把劍把那些壞人手里的劍救回來哦,不用怕哦”

    。。。

    琪琪看著劍盒,不由的流下了眼淚,爸爸,你為什么沒有回來。

    畫面回到了琦這邊,琦已經站到了槍旁邊,重1.5kg左右的槍不是琦幼小的二頭肌能支撐,他雙手握住,盯著槍發了會呆,平時習慣半張的眼睛此時卻認真的張大。

    他回想起今天面對西裝男時候有點發慌,仿佛他看穿了琦的內心一樣,琦也渴望著變強。

    本來就是心灰意冷的在地球被雷劈的,過來之后卻發現自己身體比在地球的時候還要差,面對劍術起飛的姐姐,面對小混混都無法脫身的自己,如果不是因為這個世界親人的羈絆,他估計會再次沉淪。

    他都準備好做個文職之類的腦力從業人員了。

    母親跟姐姐也一直鼓勵他學習,甚至最近他姐姐的劍術指導還要求琦參與,不知道是心理安慰還是琦的腦袋確實好使,琦往往能看清他姐姐劍的軌跡,也能給出他結合地球的知識,獨特的發力與角度見解。

    琦拿起了這有點長的銀色左輪,往左看了看沒覺醒之前的自己拿滿桌子的畫畫和書本,不由搖了搖頭。

    不行啊,在這個偏武力的世界里,還是要有自保的手段,至少不能給姐姐添麻煩,琦看著手里的左輪,如是的想到。

    他想起了今天自己抱著包裹挨打,最后一拳被打飛,想到女孩拉他起來關心自己的眼光,他看著左輪的目光漸漸的凝練了起來。

    他腦海里又浮現了發帶女人,伸手一半又縮回來的蘋果攤前,一晃一晃迷茫的走在樹道中,沒有表情的往嘴巴里塞著酸漿果。

    琦把手中的左輪放好在了盒子里,他回到床上躺著,但他眼里已經是慢慢堅定的光芒。
分分彩自动投注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