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卷 導火線 第六十七章 三合院
    大門已經被打開,我直接邁步走了進來。

    這應該是一間三合院,雖然我沒見過。四周是圍墻,前面及左右兩邊各有一個房子,形成一個“凹”字型,木門都打開著。

    院子中間有一顆老樹,樹干粗壯至少需要四人才能合抱,樹枝分叉極多,樹葉繁茂,數不清的褐色根須從樹枝上自然垂下像一片簾幕,樹旁有一口井還有兩張石凳......

    算了,沒時間仔細觀察環境,也沒必要。

    我抽出寶刀日曜,刀刃中間的金色太陽圖案猛然一亮,金光四射,猝不及防被晃了一下。緊接著,周圍忽然一暗,更是讓我一陣目眩。

    太陽的光線似乎集中射向了圖案,刀柄開始發燙,原本銀色的刀刃轉眼間變成了金色,并散發著火紅色的微光,像是刀刃著了火一般。

    看這情形,可能是攻擊帶火屬性傷害,而且從血月在夜晚帶寒冰屬性這點也能猜出來。

    不知道威力如何,我走到老樹前,雙手高舉寶刀猛然劈下。

    呼——

    破風聲響起,樹干一分為二瞬間燃起了大火。

    的確是帶火屬性傷害,看來是能引燃物體,而且正對面那所房子也燃燒了起來。剛剛揮下寶刀的時候,刀身在那一刻似乎延長了近十米,烈焰燃燒。

    砰——

    嗯?

    剛剛像是玻璃制品砸落地面發出的碎裂聲從右側屋子傳來,但這個世界不應該有玻璃,那就是瓷器。

    不論是什么,屋里肯定有生物鬧出了動靜。

    疾步走到門口,雙手持刀從這里望進去,可以看見屋里桌椅板凳等家具亂七八糟倒在地上,地板上有一片已經干涸的血跡,顏色暗淡。

    吱呀——

    右側木門動了一下,不知是風吹動的還是有什么東西。

    剛剛的確刮了一陣風,現在背后還有些許涼意。

    涼意?

    影子!

    轉身一刀橫向揮出。

    呼——

    喪尸上下分離,燃起了火焰。

    媽的,什么時候靠近的,竟然沒點聲息。現在是白天,太陽還掛在天空,難道喪尸其實不怕陽光?

    一陣風吹來,身后木門再次發出“吱呀”一聲。

    轉過身,木門還在微微搖動,依然是右側那扇門。

    輕輕推一下木門,邊沿處貼不到墻邊,有東西在門角處頂住了。

    背靠木門,右腳緩緩跨進門檻,還不夠,左腳也緩緩跨了進來。右腳再稍稍往前挪一小步夠到木門邊沿。

    左腳一步跨出,轉身雙手舉起寶刀。

    嗯?

    門角處蹲著一個身穿碎花紅衣的小女孩,扎著兩條馬尾辮,正背對著我瑟瑟發抖。

    難道是一個正常人類小孩?

    看她衣服雖然有點臟舊,卻是完整的,露出短袖的手臂也沒有被抓咬的痕跡,后脖頸上也沒有。

    雖然希望極其渺茫,但也不能完全說沒有。萬一真的是個人類小女孩,這一刀劈下去就是造孽了。

    可她背對著我,看不到正面。

    “小姑娘?”

    我輕聲呼喚。

    沒有回答,她顫抖的更嚴重了。

    “小姑娘,我是人類,不要怕。”

    她緩緩站了起來。

    站起來后,她又不動了。

    “小姑娘?轉過身來讓哥哥看看。”

    等了兩個呼吸的時間,沒有回應。

    “你家里還有其他人嗎?”

    再次等了兩個呼吸的時間,依然沒有回答。

    九成九是喪尸了......

    等等,萬一是個聾啞小女孩呢?

    不可能,如果是聾啞小女孩的話,更不可能在這種環境下還能幸存下......

    吼——

    她忽然轉身撲了過來。

    刀刃劈下,一分為二。

    剛剛只一眼,便看見她喉嚨處有一個被咬傷的傷口,嘴角流著綠色涎液,雙眼冒出貪婪的紅光。

    確認喪尸無疑。

    真是可憐!

    沒有再理會分為兩半的尸體,我轉向左側木門。

    靠近,再靠近,一步跨出。

    沒有東西。

    外間不大,地上并沒有瓷器碎片。那么,剛剛聽到的瓷器碎裂聲應該是里屋傳出來的。

    除了剛剛那個小喪尸,里屋應該還有。

    我緩步朝里面行去,此時寶刀上的火紅微光已經消失,大概是因為陽光照射不到屋里的原因。

    里屋沒有門板,卻有一重綠色窗布從門梁上垂下擋住了視線,看不見里面情況。

    沒有陽光的照射,這里也顯得較為昏暗一些,沒有聲音,一片寂靜。

    視線下移,窗布下沿離地面還有十厘米左右,可以看見一雙穿著破爛布鞋的腳。里面正有一個人或者喪尸站在面前,隔著這重窗布與我面對面。

    如果不是怕萬一誤殺,就直接一刀捅進去了。

    緊了緊握刀的雙手,高舉寶刀橫向一劃。

    窗布緩緩落下,逐漸顯露出一張已經腐爛一半的恐怖面孔。

    吼——

    它雙爪猛然抓來,寶刀斜向左側劈下。

    窗布完全落地,眼前喪尸也也分為兩半倒下,屋內情況顯露出來。

    地上有一只摔碎一半的花瓶,還有,三只喪尸靠在墻邊。

    吼叫聲接連響起,喪尸嚎叫著想沖出來,但這門的寬度只能容一人通過,我守在門外。

    寶刀刺進去再拔出來,刺進去再拔出來,喪尸來一只死一只。

    吼——

    聲音來自身后。

    轉身橫削,一個喪尸腦袋滾落在地。

    再轉身,寶刀抬起,落下,最后一只喪尸倒地。

    經過仔細搜索,其余兩間屋子并沒有發現喪尸的蹤跡,這個三合院算是清理干凈了。當然是指喪尸,垃圾碎片不用我清掃。

    叮咚——

    聯盟頻道:

    醫療專家:土豪兄弟你要去哪?

    土豪二代:有幾只喪尸逃了,我去追。

    醫療專家:還是先別追吧?

    土豪二代:不行,不能放走一只。

    廣場女俠:別追。

    班主任牛老師:不要深入。

    我曹,喪尸還會逃跑的嗎?土豪要追去哪?

    我:土豪你要去哪?先別追。

    沒有回復。

    提著寶刀沖出三合院,專家跟基妮杰克還在原地等待,芬妮不見了蹤影。

    “專家,公主呢?”

    “追著土豪兄弟去了。”他伸手指向一條岔路,記得好像是上次通往廣場的路。

    兩匹戰馬已被騎走,是他們兩個的坐騎,由此看來,芬妮是沒有化形直接騎馬追的。

    “你等牛老師他們,我去追。”翻身上馬,我追了出去。

    身后傳來專家的呼喊:“小兄弟小心點。”

    “放心。”

    土豪是英雄應該沒事,但芬妮在沒有化形的情況下直接追過去是非常危險的。
分分彩自动投注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