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卷 導火線 第六十六章 分開搜索
    靈幻低下頭:“既然你都這么誠心地說了,那我就勉為其難答應你吧。”

    “你同意了?”

    “嗯。”

    這么容易就答應了?我還擔心她不肯呢。

    不過成為英雄的從者可以提升力量,而且還可以化形以后擁有技能。仔細想想其實她并不吃虧,還得益。

    “小兄弟,”女俠走過來,看了一眼靈幻:“剛剛聽到你說要收靈幻大小姐為從者是嗎?”

    “對,怎么了?”

    “沒事,只是小兄弟只收過一個從者,可能有件事還不知道,我想提醒你一下。”

    “女俠請說。”

    女俠再次瞄了一眼靈幻:“訂立從者契約其實也是有風險的。如果在宣誓的時候,雙方中有任何一方心存疑慮,便會遭到反噬,重者當場吐血身亡,輕者也會重傷。”

    “還有這種風險?”專家疾步過來,一臉驚訝地問道。顯然他也不知道。

    “對,”女俠神色黯然,“我之前遇到過幾次,死了兩個人,一個重傷。”

    竟然有這么大的風險,那還是算了。要是害死靈幻,到時候不知道怎么跟海頓城主交代。

    “女俠不用自責,這種事不是你能控制的。”

    女俠嘆了一聲:“所以你們要想清楚了。”

    “多謝女俠提醒,”向女俠道了一聲謝,我轉向靈幻:“我們還是不要訂立從者契約了。”

    “為什么?你覺得我不是真心的?”

    “當然不是......”

    “那就是你心存疑慮?”

    她睜大著眼睛盯著我,弄得我不敢看她,連忙低下頭看著草地。

    其實我的確是怕她只是勉強答應,所以,現在弄得我也猶豫不決了。

    唉!

    “對......我猶豫了。”我抬起頭向她承認。

    靈幻臉上寫滿失望,片刻后,她忽然轉身,一拳砸在麗雅身后的樹干上。

    “喂!”

    我急步過來一把抓住她的手,觸感冰涼細膩,讓我心中一顫。

    關節處已經流血,白皙的手指上還沾著一些碎木屑,鮮血從傷口處滲出,將木屑浸染。

    “你這是干什么?”

    “不用你管。”她掙扎著想要將手抽出,被我緊緊抓住。

    從衣袖上撕下一條布帶,還是幫她包扎一下比較好。

    “別動。”

    她放棄了掙扎,我一邊處理傷口一邊解釋:

    “你別生氣。我之所以猶豫,不是看不起你的力量,只是怕萬一出事......我不希望你受傷。”

    “那,等你不再猶豫的時候,一定要找我。”

    “好。”

    午飯后,五英雄已上馬準備出發。

    “安德魯。”

    “大人!”

    “這位是濱海城大小姐靈幻男爵。”

    兩人互相抱拳示意。

    我繼續對安德魯說道:

    “3000弓箭手給靈幻指揮,另外再給她1000騎兵,你指揮剩下士兵在此待命,等挖掘工具收齊以后到城門外挖個大坑出來,至少要兩人深,越大越好。”

    “這......”安德魯猶豫。

    這相當削弱他的兵權了,要他馬上接受也的確有些難。

    我問他:“安德魯將軍現在有何爵位?”

    “回大人,在下負責守衛王都,并未有太大戰功,幸得陛下賜予男爵。”

    “嗯,安德魯將軍英勇神武,沒有太大戰功只是因為守衛王都沒有機會施展。等消滅恐懼之城的喪尸回到王都后,我會向陛下建議,賜將軍伯爵。”

    他低下頭沒有回答,可能認為國王不一定會聽我建議。這的確是事實,我沒把握讓國王聽我建議,不過現在得先解決兵權問題。

    我給麗雅使了個眼色,繼續說道:

    “公主殿下也會向陛下進言。”

    麗雅會意,點了點頭:“嗯。”

    安德魯看了一眼靈幻,又看了看眾英雄,最后俯首抱拳分別向我跟麗雅行了一禮:

    “多謝大人、公主殿下!”

    “不用謝,這是你應得的。我剛剛說的事......”

    “在下這就去辦。”說罷,安德魯又看向靈幻,作了個請的手勢:“靈幻大人請隨我來。”

    半個時辰不到,靈幻便帶著騎兵跟弓箭手過來。

    雙腿一夾馬肚,我率先向城門的方向而去。

    到達城門后,我費盡口舌最終說服麗雅呆在這里不要進城,然后讓靈幻帶領弓箭手守住城門,騎兵作保護,又在城門前設下一道路障。

    安排妥當后,我跟牛老師他們進入城內。此次進城包括五名英雄,芬妮、杰克、基妮以及其他穿戴重鎧的從者。

    現在大概是下午兩點左右,太陽正猛,空氣在如火的烈陽照射下蜿蜒扭曲,有著一種虛幻悶熱感。策馬前行,一路并未遇見喪尸,道路兩旁倒是時不時出現一些人類或動物的尸體,已經腐爛的差不多只剩下白骨。尸體上的烏鴉受到驚嚇,撲騰著四散飛起,一群蒼蠅卻還在腐肉周圍盤旋不肯離去。

    寂靜,悶熱,虛幻,依然沒有喪尸出現。

    到達街道轉角處,我勒馬停了下來。

    “小兄弟怎么了?”女俠問道。

    “再走就看不見城門了。”

    現在我們轉身的話,還能遠遠看見街道盡頭的城門,要是轉過這個拐角,就看不見了。

    牛老師:“看來喪尸的確害怕陽光,所以躲起來了。”

    我看向牛老師,問道:“對了牛老師,多米爾山脈的喪尸消滅了嗎?”

    土豪:“廢話,有我出馬,當然消滅了。”

    牛老師:“我們消滅完喪尸后,又讓陛下派兵四處搜索了一遍,應該都消滅干凈了。”

    我:“你們都是在夜晚戰斗嗎?”

    牛老師:“對。”

    我:“它們可能真的是懼怕陽光。”

    女俠:“那現在該怎么辦,他們不出來,我們要進去搜索嗎?”

    我:“各位有什么看法?”

    土豪:“當然是進去找啊,難道要白來一趟嗎?”

    牛老師:“去搜索一下也好。喪尸害怕陽光的話,雖然清除起來效率不高,不過也降低了風險。”

    我:“好,那我們繼續前進。不過,既然喪尸害怕陽光的話,那現在應該躲在陰暗處才對。那些廢棄的房屋,看來得進去搜索一下。”

    牛老師:“小兄弟說得對,但是城中建筑太多,我們一間一間搜索的話恐怕太過費時費力。”

    我:“牛老師的意思是?”

    牛老師:“分開搜索。”

    “不行!”專家一聲大吼,隨即發現自己失態,低下頭不再吭聲。

    女俠建議道:“不如專家在這等候,基妮跟杰克體型較大不便進入屋內,就讓他們在這保護專家,我們分開進入屋內搜索。”

    土豪對芬妮說:“你也呆在這等我們。”

    芬妮抬頭看著土豪,一臉堅決:“不,我要跟著豪大人。”

    “芬妮聽話,屋子里面會很危險,萬一被咬到怎么辦?”

    芬妮抓著土豪的手使勁搖晃:“不嘛不嘛,我會小心的。而且有豪大人保護我,才不會被咬到。”

    土豪一臉無奈,從懷中掏出一條白金項鏈:“你聽話,我就把這項鏈送給你。”

    芬妮大眼睛轉了轉,歪著腦袋看著土豪:“除非豪大人親自給我戴上。”

    “那是當然。”土豪將項鏈戴在芬妮脖子上,臉上難得露出溫和的笑容。

    看來土豪應該也是真心喜歡芬妮的。

    對了,我的手環還沒給麗雅,得找個機會給她。

    “我們行動吧。”牛老師說了一聲,率先朝附近一間廢棄屋子走去。

    我轉身向一間大房子走去。

    身后傳來芬妮的聲音:“豪大人要小心。”
分分彩自动投注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