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作品正文卷 第十九章 暗流涌動
    柯凡見宮雪被陸幽他們從餐廳扶出來,連忙從車上跳下來,跑上前去攙扶臉頰通紅的宮雪。遠處的狄總看在眼里,想要做些什么,卻感覺到自己的手腳好像被什么束縛住,動彈不了,于是坐在車里的他只能靜靜地看著。

    “她怎么喝這么多酒?”柯凡質問與宮雪一起出來的陸幽和小陳。

    “是高總一直在跟她喝……”小陳回答道。

    柯凡滿臉怒氣,狠狠地看了一眼陸幽,扶著宮雪回到自己的車上,開車消失在夜色里……

    柯凡把宮雪送回公寓,又開車離開,狄總的車停在幾百米開外,靜靜地看著宮雪被柯凡安全送回公寓,手機通訊錄里宮雪的號碼顯示在待撥一欄里,狄總閉上眼睛仰面倚靠在座位上……

    幾分鐘后,狄總手機屏幕上出現了“小伊”的來電訊息,狄總坐直身體,把藍牙耳機戴在左耳上,“你好,小伊!”

    “狄先生,今天阿秋哥哥過來了……”

    “他有說什么嗎?”

    “沒說什么,只是陪阿秋待了一會,就離開了……”

    “好,我知道了,阿秋都還好嗎?”

    “一切正常,請放心……”

    接完電話的狄總,從車窗外又看了一眼宮雪的公寓,伴著點點星光離開了那里……

    “曉鷗,今天下班到哥這邊吃飯吧,馮總好像找你有事情!”王湛一邊指揮著廚房里進進出出的服務員及時給各桌客人按時上菜,一邊給王曉鷗打電話。

    “哥,你能不能別整天跟那個馮總在一起呀,那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什——么?你說什么曉鷗?我現在在后廚有點吵聽不太清!”

    “好好好,哥我一會就過去……”王曉鷗雖有些不情愿,下班之后還是去了王湛的飯館。

    王曉鷗把車停在路邊,想著吃幾口哥哥做的菜就趕緊離開。

    王湛見王曉鷗遲遲沒有來,站在飯館門口等曉鷗歸來,他東瞧瞧西看看,眼見著王曉鷗的車停在了路邊,走上前去敲敲王曉鷗的車窗玻璃,“曉鷗?你怎么把車停在這里呢?這里不能長時間停放車輛的,快……停到停車場去!”

    “哥,我一會就走!”

    “聽話,把車停到停車場去!”

    王曉鷗只好重新啟動汽車,把車開到了停車場。

    遠遠地王曉鷗就沖著哥哥抱怨,“哥,我今天很累了,我不想去應酬那個什么馮總!”

    “曉鷗,今天我聽馮總說他好像要請你幫忙給人做個推薦,你要是能幫就幫幫吧!”

    王曉鷗一臉的不耐煩,“哥,我知道啦……”說著,王曉鷗跟著王湛一前一后回了飯館。

    “咦?娜娜呢?”王曉鷗四處尋找前廳迎賓的娜娜。

    “他被辭退了……”正在前臺打印單據的副經理回答說。

    王曉鷗這才想起那天看監控視頻的情景,她面無表情地轉身朝樓上雅間走去,忽然一位咿呀學語的小女生跌跌撞撞地跑到王曉鷗身邊,拽住她的裙子,王曉鷗俯身把裙子從小朋友的手上解下來,起身剛準備要走,一位與王曉鷗年齡相仿的女人跑過來,一把抱住小女孩,站起身來沖王曉鷗微笑,“叫姐姐!”

    王曉鷗嘴角略微上提,眼睛里卻沒有一絲笑意,小女孩環抱住那女人的脖子,“媽媽,我餓……”

    當“媽媽”的發音傳進王曉鷗的耳朵,她多少覺得有些刺耳,這個對于世上所有人來說是最溫暖的一個詞匯,可是在王曉鷗的印象里卻是無情的一個代名詞,如果說恨有源頭,那源頭應該是一個叫“媽媽”的人吧。

    不知從何時起冷漠滲透進她的骨髓,長年累月地冰凍著那顆叫心的東西,再之后她碰到了一個愿意用心為她取暖的人,那人就是王曉鷗口中的“哥哥”。

    王曉鷗看了一眼還在為飯莊忙個不停的王湛,“哥,吃飯……”

    王湛抬頭看到站在樓梯中間的王曉鷗,微笑著擺手示意讓她先去,王曉鷗像個淘氣的小女生,站在那里不動,王湛把餐廳副經理叫到身邊,安排了一下手頭的工作,也快步上樓,王曉鷗走下幾階樓梯,來到哥哥身邊,一把挽住哥哥的胳膊,一齊朝雅間走去。

    王湛伸手打開雅間的門,王曉鷗最先走了進去,“馮總來了……”王曉鷗一邊打招呼一邊走進座位中間,眼睛卻停在了馮總身邊的那位女士身上,那女子的長相讓王曉鷗有種似曾相識之感。

    還不等王曉鷗問出口,王湛最先開口,“馮總身邊這位美女是……”

    “來來來……”馮總招呼站在門口的王湛,“老王,你先坐下,我再介紹……”

    王湛在靠近門口的位置坐下,“快介紹一下吧……”

    馮總指指席位間的主座,“今天你應該坐在這里……”

    “我們之間就不要講究這些東西了,一會我還要下樓看一下他們菜準備的怎么樣了……”

    見王湛推辭,馮總也不好繼續堅持,大家都已經入座,馮總清清嗓子,指著身邊的女子說,“這是我的一位舊友,之前在外地做企劃經理,比曉鷗大不了幾歲,如今想要回家發展了,所以想請曉鷗多多費心,幫忙給引薦一下。”

    王曉鷗并未理會,她正拿著筷子聚精會神地盯著碗里的魚肉挑魚刺,“曉鷗,馮總跟你說話呢!”王湛忍不住叫了王曉鷗一聲。

    王曉鷗這才放下手中的筷子,抬首間臉上堆滿笑容,“馮總,這位怎么稱呼?”王曉鷗指著對面的女子問。

    “看我這腦子,只顧著自說自話,忘記給你們介紹了……”說完馮總剛要介紹,那女子自己站起身來,“我叫卜玉,占卜的卜,玉石的玉,工作的事還請妹妹多多費心。”話畢,卜玉伸手與對面的王曉鷗握手,王曉鷗看了眼滿是油漬的雙手,從桌子上的紙巾盒抽出一張紙巾快速擦拭了一下,蜷縮著手心與卜玉的手指輕輕觸碰了一下。

    緊接著卜玉伸手與王湛握手,王湛也客套回應。

    馮總繼續對著王曉鷗說道,“曉鷗聽說你們趣佰現在的企劃部經理還遲遲沒有到位,你看能不能把卜玉給你們領導引薦一下。”

    “馮總,你放心好了,卜玉姐的事呢我一定會盡我最大的努力去推薦,只是最后拍板的人不是我,所以也請你和卜玉姐做兩手準備。”

    “曉鷗如果說拿出50分的努力,那她實際一定會拿出100分……”馮總故意夸贊王曉鷗。

    “是是是,我們家曉鷗就是面冷心熱,不過馮總,謀事在人成事在天……”王湛忍不住為妹妹多說幾句。

    王曉鷗聽著他們你一言我一語,自顧自地低頭吃飯,并未與馮總和卜玉作過多交談。

    吃完飯,王湛把馮總和卜玉送走,回到辦公室,看到趴在桌子上玩手機的王曉鷗,忍不住問:“你怎么想的?”

    王曉鷗并未理會,手機里不斷發出游戲闖關成功的提示音。

    王湛走到王曉鷗身邊,拿起王曉鷗的手機,“曉鷗,哥哥問你話呢!你怎么想的?”

    王曉鷗伸了個懶腰,“什么怎么想的?”

    “我說馮總要你幫卜玉推薦工作事情你怎么想的?”

    “還能怎么想?不是都已經答應他們了嗎?”

    “可是晚上吃飯的時候,我看你好像很為難的樣子……”

    王曉鷗拿過王湛手里的手機,“哥,你有沒有想過,如果我表現的很輕松很容易就能推薦成功,那最后要是成不了,他們會說我沒本事,可如果他們認為本來這事情就沒有那么容易,即使這事情辦不成也權當我盡力了,他們依然得感激咱們……”

    王湛聽著王曉鷗滿腦子的鬼點子理論,不禁夸贊,“還是我家妹妹聰明!不過,曉鷗你對于這次推薦有幾成的把握?”

    王曉鷗伸出五個手指,“五成的把握,不過我會努力到六成……”

    說完,王曉鷗收起手指,仔細端詳起自己漂亮的指甲圖案,若有所思地說,“要是這個卜玉能順利成為企劃部經理對我而言也是好事,正好可以有個人管一管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宮雪……”

    “宮雪?就是上次來吃飯的那個小姑娘?”王湛追問道。

    “對,就是她,上次你跟馮總組的那個局,最后竟變成我們損兵折將,也不知道誰給她出的陰招!”

    王湛安慰道,“我們也沒有損失多少!”

    王曉鷗聽到王湛這樣說,多少有些氣憤,“哥什么叫‘我們沒有損失多少’?即使說錢財上沒有多大的損失,可是我們賠上時間還有精力,難道這都不算是損失?”王曉鷗繼續說道:“還有那個馮總,他就知道在背后出各種餿主意,最后誰來擦屁股,還不是哥哥你!”

    王湛解釋說:“曉鷗,馮總那個人之前的時候幫我很多,飯館開業的時候還是找他借的錢!”

    “他是好人?他沒有好處他會借你錢?哥,他給你的利息不低于高利貸了,為什么這兩年你的飯莊生意紅火可是還是賺不到錢,那是因為你的錢都拿去還利息了!”
分分彩自动投注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