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卷 第六十八章 再見紅塵
    再見到紅塵的時候,這家伙臉上一點意外也沒有,眼睛里明晃晃地就寫著幾個大字——我就知道你肯定要回來。

    東無笙本來擺著一張我也沒有特別想來就是隨便看看的傲嬌臉,看到紅塵這個樣子,頓時發自內心的“我也沒有特別想來”了。

    “誒呀,是小美人來了啊?”

    紅塵側躺在躺椅上,還是一身紅衣,眼波惑人。

    東無笙哼了一聲走過去坐下,往站在一旁的老鴇手里丟了一把錢幣,“走開,別在這兒礙眼。”

    這次這個老鴇和東無笙上次來見到的不是同一個,這個木呆呆的,從東無笙進來的時候就站在這兒,看到東無笙來也沒什么反應,等到東無笙走到跟前了,才愣愣地伸出手,這會兒拿到錢了,被東無笙斥了一聲,也不走,非得紅塵招呼了一聲,才慢慢地點了一下頭,像個僵尸一樣拖著腳步走開。

    有點奇怪啊。

    東無笙多看了那個老鴇一眼,用嫌棄的語氣問紅塵,“這人怎么回事,跟個傻子一樣。”

    紅塵低沉地哼笑一聲,“傻子可沒有這么聽話,這家伙就是一具空殼,殼子里頭什么都沒有。”

    東無笙一愣,“什么?”

    “沒聽懂啊?”紅塵坐起來,從果盤里撿了顆棗,“那來交換吧,你說說你和那個黃頭發小妞的故事,我告訴你這傻子的事情,怎么樣?”

    嗯?明明她才是來臥底探查消息的那個,怎么現在是對方的人在要求和她交換信息?

    不過正好。

    東無笙假裝露出一點小心思被發現的傲嬌神情,扭捏了一下就把早已經編好的故事交出去了。

    聽故事的時候紅塵倒是一幅挺專注的樣子,不像普通時候那樣,仿佛什么都不放在眼里。

    故事講完,紅塵半垂著眼簾露出一個笑,“還不錯,挺精彩,那我也爽快點。”

    “剛剛那個傻子,是我的愛人哦,我們說過無論如何都要和彼此一起堅持下去,但是后來他變心了,所以我找人抽掉了他的靈魂,讓他對我言聽計從。”

    話音一落,紅塵看向東無笙,滿意地在她臉上看到驚愕的神情,笑出聲來。

    “你在騙我?”

    這下東無笙是真的難以置信了,聽到紅塵的笑聲,她下意識地問。

    “沒有哦,”紅塵瞇著眼睛看她的反應,仿佛享受一般,“我說的都是事實。”

    “……”

    東無笙關注著紅塵每一瞬的神情,企圖在其中找到被欺騙的證據,然而紅塵笑得坦然,仿佛剛剛說出抽掉愛人靈魂這種話的那個人不是他。

    抽掉靈魂?

    東無笙一瞬間覺得,過了三百年自己好像有點不認識這個世界了。

    人們張口閉口說著靈魂,可那究竟是什么東西?

    她身為神明,維護著世間秩序,她都還說不上來靈魂到底是個什么東西,一個人類,居然說自己能這樣隨意地處置他人的靈魂。

    阿加莎的火焰被稱為擁有焚燒靈魂的力量,但這是阿加莎與生俱來的力量,如果你問她這究竟是一種什么力量,究竟是焚燒了人類的什么,讓他們呈現出一種仿佛沒有靈魂的狀態?恐怕阿加莎自己也不知道。

    抽掉靈魂這種事聽在東無笙的耳朵里,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可是剛剛那個男人,看起來的確像極了被抽掉靈魂的樣子……

    不對……

    東無笙轉念一想,覺得那個男人其實并不是被抽掉了靈魂。

    雖然那人對外界的刺激似乎沒什么反應,但他并不是完全沒反應。

    被阿加莎的火焰燒掉靈魂的人她也見過,雖然各項生命體征都是正常的,有呼吸,有心跳,有脈搏,但是無論發生什么,那個人都不會再醒過來了,就像是沒有了能量的機器,空有完備的功能,卻因為沒有能量再也不會啟動。

    而剛剛那個男人,他不僅會動會走路,而且至少會聽紅塵的話。

    這說明他至少還是有意識的,并不是完全沒有靈魂的空殼狀態。

    與其說是沒有靈魂,更像是神智受什么東西影響,出了什么問題。

    想到這兒,東無笙佯裝驚愕之后回過神,惱羞成怒,“你根本就是在騙我!什么靈魂不靈魂的,哪兒有那種東西!”

    紅塵也不惱,斜睨了她一眼,“災厄總知道吧?”

    “知道啊。”

    東無笙一點頭。

    “你不覺得災厄這個東西,就像是死了的人,靈魂不散,滯留在肉體之中形成的嗎?”

    紅塵聲音魅惑,一步一步地引導著她。

    “真的……挺像……”

    雖然表情語氣都是裝的,但說實話東無笙稍稍有點驚訝。

    人類對災厄的研究已經到了探尋本源的地步了嗎?

    假如人類繼續探尋下去,勢要探明本源的話,那么總有一天人類會認識到秩序之力的存在,秩序之力,已經是這個粗陋世界的天花板了,等到那一天,這個不完整的秩序也就離傾覆不遠了。

    看樣子,混沌的時代也快了。

    東無笙稍稍感慨了一下,紅塵已經接著往下說了。

    “你再反過來想想,既然災厄的形成是讓靈魂滯留在肉體之中,那么,將這個過程反過來,不就是抽離靈魂的過程了?”

    “這……”

    表面上看,災厄是受災難之力感染才呈現這樣一種介于生與死之間的狀態,但細想下去,為什么受到災難之力感染會讓人呈現這樣一種狀態?

    災難之力究竟是對人體做了什么?

    按照紅塵的說法,災難之力讓人的靈魂滯留在了本應該死亡的肉體中,靈魂與肉體的天然鏈接斷開,由災難之力強行接續,這也就可以解釋,為什么成為災厄后,受傷流血對人來說不再是生命的威脅。

    東無笙一思忖,發現這邏輯完全沒毛病。

    她都想為人類的創造力喝彩了。

    假如紅塵說的是真的,那人類之中很可能已經有人掌握了剝離災難之力的方法,也就是說,已經有人隱隱摸到了天道的輪廓。

    這是要破格升神啊!

    東無笙忍不住暗自驚嘆。

    不過理論再怎么驚艷終究是理論,那個老鴇總歸是并沒有被抽掉靈魂,剛剛思考的時候東無笙也考慮了一下抽掉部分靈魂的可能,但思量之后覺得站不住腳。

    災難之力強行接續了靈魂和肉體,剝離災難之力只會讓肉體灰飛煙滅,剝離一部分的災難之力也沒理由出現部分靈魂消散的情況。

    就目前的信息而言,東無笙還是更傾向于人類只是掌握了某種影響他人神智的方法。

    而有關于災厄和靈魂的部分理論只是人類目前認知水平沒到的情況下,誤打誤撞提出的而已。

    看著東無笙猶疑的目光,紅塵瞇著眼睛,嘴角掛著笑,“還不信的話,不如改天來試試?”

    東無笙驚訝地啊了一聲,看著紅塵,沒有馬上回話。
分分彩自动投注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