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卷 第105章 歸來
    而就在衛芙等人聽戲的時候,在外院幫著韜哥兒招待客人的劉總管身邊突然出現了一名護衛,那名護衛壓低聲音在劉總管的耳邊說了幾句話,劉總管眼中閃過驚喜,然后都沒來得及與韜哥兒打聲招呼,就一路小跑著走向了大門處。

    才出了國公府的大門,就聽得一陣急促的馬蹄聲,那“得得”的聲音就似是踩在了人的心口上一樣,讓人輕而易舉的就能聽出來騎馬之人有著何等急迫的心情。

    馬蹄聲一路來到了國公府大門口,門口守著的護衛原本想要將人攔下,卻在看清了馬背上那人的容貌之后頓住,面上流露出恭敬之色。

    通體漆黑的駿馬堪堪在國公府門前停下,馬背上的男人連等馬停穩都不及,腳尖在韁繩上輕輕一點,整個人就已經輕飄飄的落地,同時將手里的馬鞭隨意往門口的護衛那里扔了過去。

    劉總管正好將這一幕看在眼底,又緊趕著小跑兩步,來到那男人的跟前。

    “國公爺!”劉總管喚了一聲。

    那男人,也就是這座國公府的主人,鎮國公姜珩,聞言淡淡“嗯”了一聲,便腳步匆忙地往國公府里走,劉總管連忙樂呵呵地跟上。

    姜珩這時看著其實是有些狼狽的。

    許是為了騎馬方便,他穿了一身黑色勁裝,不過因為這一路走得匆忙,并未及時換洗,這時一身衣裳看著有些灰撲撲的,而他這一路顯然是沒有休息好,眼下可以看到明顯的陰影,尤其是下巴上還有一圈青黑色的胡茬子,也不知道是多久沒有好好打理過自己了。

    不過……

    便是如此狼狽的時候,因為一張臉著實是長得太俊了,姜珩這會兒看上去仍讓人有些轉不開眼。

    得天獨厚。

    這個詞,大抵就是說的姜珩了。

    雖然姜珩一句話都沒說,但劉總管跟在姜珩的身邊已經這么多年了,當然知道姜珩現在最想知道的是什么,一邊加快腳步跟在姜珩的身后,一邊語速極快地道:“國公爺,夫人已經回來半個來月了,這段時間以來,夫人……”

    匆匆將這段時間衛芙的情況說了一遍,劉總管又道:“今兒夫人辦了賞花宴,宴請各家夫人以及家中適齡兒女,夫人和各家的夫人這會兒正在聽戲。”

    姜珩仍未說話,但他的步伐卻明顯加快了許多。

    劉總管一路跟著姜珩來到了二門上,這才停下了腳步。

    進了二門就是內宅,劉總管便是國公府的總管,也并不能隨意在內宅之中走動,更何況今天國公府還來了這么多的客人。

    姜珩也沒有管劉總管,入了二門便往內宅之中疾行。

    看守二門的幾個粗使婆子都是新采買來的,從前沒有見過姜珩,見著一個男人就這樣無視她們闖到內宅之中去,幾個婆子大驚,下意識的就想張嘴大聲呼喊,卻被劉總管喝止住了。

    “行了,你們該干嘛干嘛去,那是咱們國公爺,以后可得記好了!”劉總管道。

    幾個婆子先是松了口氣,然后連連點頭。

    同時,她們都在心里覺得,國公爺也確實不負盛名,至少,憑著國公爺的那張臉,她們以后就是想不認得,那也是難上加難的啊!

    劉總管把話說完,探了探腦袋看著姜珩那正在快速遠去的背影,露出一個再輕松不過的笑容來。

    他就說嘛,夫人回來了,國公爺一定也不會遠了!

    有夫人的地方,才是國公爺的家。

    劉總管這樣想。

    *

    德盛班的這出新戲并不長,兩刻鐘都不到,這戲也就落幕了。

    長寧長公主看了看諸位有些摸不著頭腦的夫人們,雙唇輕輕扯出一個弧度來,然后掩唇輕笑:“諸位夫人覺得,方才戲中那位夫人,后面會有什么樣的下場?”

    這出戲只說到那位夫人與青梅竹馬攪合到了一起,之后卻是就這樣沒有了。

    不得不說,這德盛班能在京城闖下這偌大的名頭,也不是沒有道理的,這出戲的內容分明就是極為簡單明了,但就是有種讓人欲罷不能的魔力,尤其是這出戲還只唱了一半,讓人怎么能不好奇后續的發展呢?

    所以,這會兒聽長寧長公主這樣一問,眾夫人們都不由紛紛討論起來。

    “依我看啊,這般不知廉恥的婦人,就該被夫家休棄,再自己住到庵堂里去,沒的連累了娘家!”一位夫人這樣道。

    她的話引來了不少夫人的附和。

    在座的夫人們都是京城有頭有臉的貴夫人,哪怕不像長寧長公主這樣時時將規矩掛在嘴邊,卻也都是極為規矩臉面的,想想看,若是她們的兒媳婦是這樣的人,只怕她們將之生撕了都不解恨!

    “這要是放在宗族之中,連住庵堂的機會都沒有,直接就能沉塘了,按我看啊,直接一碗鴆毒灌下去,還能防止家丑外揚。”

    也有夫人這樣說,更有一部分夫人相當贊同。

    這些夫人們自幼就讀著《女誡》、《女則》這樣的書長大的,將女子的忠貞看得比命還重要,自是不能想象,竟然還有這種完全不在乎自己貞節的女人。

    長寧長公主聽到諸位夫人這樣的言語,唇角的笑意愈發的深了。

    她的目光先是從章氏身上掃過,最后卻是落到了衛芙的身上,道:“鎮國公夫人,不知道你怎么看?”

    衛芙扯著唇笑了笑,道:“既是有夫之婦,做出這等事來確實不該,她的夫君便是休了她,也是再正常不過的。”

    長寧長公主揚了揚眉,一副很驚訝的樣子:“鎮國公夫人這樣說,倒也著實讓本宮有些意外了,本宮還以為,鎮國公夫人會很理解這戲中的夫人呢,畢竟,前些時日,鎮國公夫人你自己也做了這樣的事……”

    些話一出,在座的諸位夫人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每個人的眼里都是震驚,便是先前到了嘴邊的議論,也都紛紛給咽了回去。

    她們就說嘛,長寧長公主和鎮國公夫人向來不和,偏偏長寧長公主還不請自來,原來是為了羞辱鎮國公夫人啊!

    
分分彩自动投注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