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41章 再見靖湘空云
    千變收工,君陌自然不會再關注那些殺手,視線轉移到那砸在地上就不再動彈的人身上。

    這個人已經昏迷了,身上的傷比之君陌還要多一些,傷口不算深,卻是他昏迷的主因。

    被人傷了皮膚,不同的仙力進入體內,相互碰撞,讓他的身體受到更大的傷害,同時不同屬性的仙力在他體內堵住他自己擁有的仙力,封鎖仙力運行,讓他沒辦法發揮自己真正的力量。

    這個人和君陌并不算完全的陌生人,算起來兩人還有過一面之緣,君陌之所以選擇出手,而不是躲避,正是因為感應到了此人的氣息。

    任由此人墜落,對他沒有設防,剛才說的算一個原因,最重要的是,他在落地之前就已經昏迷,是被人打下來的。

    這個人不是別人,而是靖湘家族大少爺靖湘空云。

    君陌搖搖頭,拿出一顆丹藥塞進靖湘空云的嘴巴,魔氣直接闖進他體內,將不屬于靖湘空云自己的仙力全部粉碎,這才被君陌收了回來。

    君陌本想再弄一堆篝火,但是想到靖湘空云今晚是不會醒過來了,而且自己要起火也挺麻煩,便打消了這個念頭。

    夜已無聲,清晨將至。

    靖湘空云從沉睡中蘇醒,動了動自己的身體,并沒有任何劇痛的感覺,相反的,身上的傷口已經好了七八成。如果不是自己現在狼狽的模樣,靖湘空云都要懷疑自己只不過是做了一場夢。

    一眼望過去,不遠處的大樹橫七豎八的倒了一地,粗壯的樹干上各種殘忍的傷痕,有些已經碎的不成樣子。最讓他驚心的是,邊緣處兩道深入地心的深坑,仿佛兩把巨劍生硬的插了進去。

    目光一轉,在一棵大樹之后,看到半個身影,安安靜靜的靠在大樹邊,在他這個位置,并不是看的很清楚。

    靖湘空云明白,昨晚能夠得救,應該與此人有很大的關系,隨之起身,轉到大樹之后,此人的面容剎那間驚訝了他。

    容顏俊美,這是誰也無法否認的事實。整齊的紫色修身長衣,抱著一把黑色長劍。仿佛星辰打造的一雙眼睛,正盯著手中一個手環。

    這是一個草環,上面散發出來的光芒已經非常黯淡,被一圈固化的能量固定住。

    靖湘空云非常的震驚,那個傳聞中已經在位面空間中殞命的人,現在又活生生的坐在自己的眼前,兩個多月一點消息都沒有的人,竟然在這里盯著一個草環發呆,絕美的雙眸,仿佛剛剛流過淚。

    “君陌,你怎么會來到這里?”靖湘空云不確定的問道。

    君陌看著自己手中的草環,手指拂過,魔氣固化的能量非常順滑,仿佛打磨過的黑曜石,他已經不知道這個草環上還有多少光芒了。

    “位面空間,隨機出口。”君陌小心翼翼的收好了草環,輕聲說道。

    “那霞兒小姐呢?和你們一起的黎建安呢?他們怎么沒有跟你在一起?”靖湘空云問道。

    “我們遇到了位面擠壓,伴隨而來的位面風暴不是我們能夠抵抗的,我們落入了不同的出口。我睡醒了,想去找他們。”君陌說道。

    “你昏迷了兩個月?”靖湘空云看著君陌,有些難以置信。很快他也就釋懷了,位面空間遠不是君陌他們能夠待的地方,能夠死里逃生已經是萬幸,昏迷兩個月應該是代價。

    但是不管怎么樣,君陌是活了下來。

    “君陌,現在要找你們的人很多,君家,程家,守護聯盟……他們要找你是為了什么,我想你應該已經知道了吧?”靖湘空云問道。

    “我知道,那不關我的事情,我只想找到妹妹,然后帶她回君家。空云公子,我能否拜托你一件事?”君陌說道。

    “你先說吧。”靖湘空云道。

    “這里是西域,能夠從這里將人送到君家的,就只有吳家和你們靖湘家擁有這樣的力量了。我和吳家應該已經算是敵人了,所以我想拜托你,在我找上你們靖湘家的時候,你能夠讓我通過你們的傳送法陣去君家。”君陌說道。

    靖湘空云沉默了,他們靖湘家族的確有那樣的傳送陣法,可是要啟動那么古老的傳送陣,需要的資源會很多,而且需要得到特許,得到長老們的幫助,否則那個陣法沒人能碰。就算他靖湘空云想幫君陌,也是力不從心,原因只有一個,君陌是修魔者,仙界不容的魔人!況且自己的親妹妹因為君陌而承受那樣的痛苦,他靖湘空云如何能夠痛快答應?

    “君陌,現在仙界非常不平靜,你和霞兒小姐在仙界的出現,誘發了很多的事情,包括一場隨時有可能爆發的戰爭。現在很多人都在尋找你們兄妹的下落:君家,程家,守護聯盟,還有那些不知名的天賦者,還有我……其他人為何找你,你比我清楚,而我找你只為了水云。當日在星海大森林相遇分別之后,我就回到了西域,可是我妹妹并沒有與我同行,你可知道為何?”靖湘空云問道。

    “與我有關嗎?”君陌反問道。

    靖湘空云搖搖頭,他也想這事與君陌沒有任何關系。然而事情的真相卻正是他最不想看到的情況。

    故而說道:“靖湘家族和仙界其他家族不一樣,是重女輕男的家族,以女子為貴,傳承立家的就是只有女子才能夠觸碰的驚鴻舞。驚鴻舞在仙界和冥界都有威名赫赫,只要有驚鴻舞傳承者存在,都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地方,所以每一次魔人入侵之時,靖湘家族受傷最重。水云是我族千年來第一個最有希望超越驚鴻舞創始人的人,我們都以為水云會成為靖湘家族的驕傲,帶領靖湘家族更上一層樓。”

    “驚鴻舞的存在,是仙界不可或缺的御敵手段,可是只有靖湘家的人才知道,學習驚鴻舞,就相當于簽訂了一個無形的契約,當驚鴻舞的傳人遇到自己動心之人時,契約就會啟動。驚鴻舞,一舞舞一生,一生只為一人舞。當契約落定的時候,驚鴻舞就會受到很大的制約,可能會因此而變得非常強大,也可能就此一蹶不振。上次在虛魔殿的時候,你的表現成了水云契約的紐帶,她從來沒有見過你這樣的人,你的表現也確實突出,那個時候驚鴻舞的契約啟動了。如果水云不說,也許一輩子不會有人發現這個秘密!”

    靖湘空云心中發苦,妹妹不會對他隱瞞,他知道的很徹底,也很心痛。

    
分分彩自动投注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