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卷 第八十四章 防人之心不可無
    能不能看穿,得試一次才知道。

    蘇傾容說她要閉關,讓傀儡在靜室打坐,自己在洞天里修煉。誰知,她等了一日又一日,十天過去了,爹娘和爺爺并沒有來探望她。

    “他們難道嫌我沒有用?”蘇傾容惆悵地支起臉頰。

    “你出關去探望他們,會知道答案的。”白兔說,“修士壽命漫長,十天不過一晃眼,也許他們有事在忙,無暇顧及你?”

    它猜對了,裴氏宗族今年安排族人進山狩獵,蘇氏宗族也安排蘇輕寒等年輕人跟隨長輩進山歷練。整個蘇氏祖宅都在忙碌,蘇傾容閉關了,她家里人正好專心做事。

    無所事事的蘇傾容在祖宅走了一圈,隱約覺得自己多余。

    她問:“小白……”

    話被白兔打斷了:“別叫我小白,我有名。你穿著綠衣服,我叫你小綠,你肯應?”

    蘇傾容訕訕。

    白兔又說:“也不要叫我小兔。這世間有很多兔子,有很多人,我管你叫小人,你會高興?你若高興得起來,我不介意你叫我小兔。”

    蘇傾容忘了白兔的名,想了好一會兒,猶豫道:“緋瞳?”

    白兔:“我在。”

    蘇傾容一個人回到住處,緋瞳說:“你剛才叫我小白,想跟我說什么?”

    “不記得了……”蘇傾容講到這里,哦了一聲,“記起來了。我那時想問你,我爹娘和爺爺是更喜歡我還是更喜歡我的哥哥。”

    “你討人喜歡。”

    “哥哥呢?”

    “你家里人重視他。”

    無需緋瞳解釋,蘇傾容知道喜歡和重視不是近義詞,“為何他們不愿意重視我?我會煉筑基丹,修煉進度比哥哥快……”

    緋瞳沉思:“可能是你弱小?你沒有你哥哥聰明。”

    蘇傾容道:“……我會變強的。”

    是日,晴空萬里,蘇輕寒與同族長輩一起出城,踏上進山歷練的路。

    蘇傾容喬裝成相貌清秀的少年,混在跟隨蘇氏隊伍的散修之中,看見同天出發的裴如昔騎著一匹角馬,被六個煉氣八層的裴氏修士圍在中間保護,忍不住說:

    “她這是上山賞楓葉?跟個大小姐似的,身邊全是護衛。”

    “她是煉氣十層,修煉比你晚幾年,靈根沒有你的好,修煉的環境也一般。”緋瞳問,“你不反思一下?”

    蘇傾容想說自己在修煉之余花了心思煉丹,走在她旁邊的一個男孩開口:“人家確實是小姐,帶護衛很正常啊。我聽說蘇氏的嫡小姐每次出門,身邊總有筑基期的護衛,排場比裴五小姐大多了。”

    “……”扮作散修的蘇傾容沒有話說。

    隨身洞天里,緋瞳噗地笑出聲來,“講別人的是非前,請你先看看自己有沒有是非。”

    蘇傾容哼了一聲,說:“我那……”

    緋瞳:“你身邊有人,自己說破自己的身份會很好玩的。”

    蘇傾容閉了嘴。

    不一會兒,她改口:“蘇氏嫡小姐是出門逛街,裴如昔是上山狩獵妖獸,帶著一群護衛怎么狩獵?”

    男孩是煉氣四層的修士,看了看她,道:“出門逛街可以不帶護衛,上山狩獵不帶護衛,遇到危險有可能丟掉性命。”

    蘇傾容:“……是我考慮不周。”

    男孩笑了笑,說:“你一個人上山,不和同伴一起?”

    蘇傾容點頭,又搖頭:“不算一個人,我哥哥在前面。”

    “你怎么不和他一起走?”

    “我是偷溜出門的,被他看見,他會把我抓起來送回家里……”

    此地處在落霞城郊外,妖獸極少,道路兩邊的風景平淡無奇。散修們三五成群,互相說著話排解無聊,時不時響起笑聲,氣氛輕松,偶爾發生摩擦。

    家族出身的修士普遍瞧不起無依無靠的散修:

    “被這些人跟著,吵吵嚷嚷的,煩死了。”

    “我去把他們趕遠點。”

    “噓,別趕太遠了,過幾天遇到妖獸,他們能幫我們吸引妖獸的注意力……”

    裴如昔聽著族人們的議論,眼睛眨了眨,施展真水天眼觀察散修們。

    天眼只能擴大感知范圍,不能識破一切虛妄。裴如昔見到蘇傾容喬裝改扮的少年,認出“他”是女孩子,稍微聽了聽她和男孩的對話。

    她在言談間泄露了不少自己的信息:哥哥疑似家族修士、哥哥不知道她跟在隊伍后、她第一次上山、她沒怎么和妖獸打過交道……男孩與她相反,談及身份來歷,會不著痕跡地轉移話題。

    出于好心,裴如昔傳音說道:“陌生人不可信,你說話謹慎些,別把你有哥哥、你哥哥是修仙家族出身的信息告訴別人知道。”

    蘇傾容乍然聽到傳音,以為有人認出自己,在心里問緋瞳:“誰向我傳音?”

    她的感知共享給洞天中的緋瞳,緋瞳也聽到傳音,說:“那是好人,你小心你左邊的男孩,別叫他給暗算了。”

    人們早上出發,到了中午,蘇氏宗族率先停下休息,裴氏宗族也停下來。裴如昔幫助族人做飯,等到飯煮好,菜能吃,女扮男裝的小姑娘不知去了何處。

    及隊伍啟程,裴如昔用天眼尋找小姑娘,找遍周圍不見人。

    ……

    ……

    男孩說他看見一株長在懸崖上的靈草,請修為高的蘇傾容幫忙采摘,蘇傾容答應了。然而男孩不安好心,趁她下懸崖采藥之際,奪走她的儲物袋,將她推下看不到底的懸崖。

    強烈的失重感籠罩了蘇傾容。

    凜冽的山風刮著她的臉。

    她驚愕地望著懸崖邊緣的男孩,他神色陰沉,看著墜落的她,像看一個死人。

    “醒神!別傻了!”緋瞳叫道,“懸崖下方有劇毒的瘴氣,不想死就趕緊進洞天來!”

    “我……”蘇傾容的聲音被風刮跑。

    “速速進洞天!”緋瞳大吼。

    蘇傾容是洞天的主人,心念一動,人進了洞天,承載洞天的白色玉鐲代替她墮入灰黑色的瘴氣中。待玉鐲穿過瘴氣,一聲尖嘯響起,一道影子飛過來叼住玉鐲,振翅高飛,其方向與裴氏宗族的狩獵隊伍一致。

    地上,裴如昔看見這道掠過天際的影子,說:“三階金翅鷹?”

    它好像叼著東西,因它飛得高,又快,裴如昔看不清東西的模樣。不過,飛過的確實是金翅鷹,她知道此類妖獸喜歡什么、習慣在哪里筑巢、如何尋找它們。

    
分分彩自动投注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