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卷 第121章 孫全心疼的方式
    衛生間。

    花灑嘩嘩的水流下,孫全閉著眼睛在沖澡,頭上很多洗發水的泡沫,雙手在頭上抓個不停,但其實他腦中還在想韓麗剛才告訴他的那些消息,關于袁水清的那些消息。

    他做夢都沒想到袁水清現在竟然是無父無母的狀態,他也終于明白她剛到M市的時候,為什么是那么清冷的性格。

    父母同時出車禍,雙雙亡故,這種事落在誰頭上,性格能不發生變化?

    從聽說這件事開始,到現在他心里還在心疼袁水清。

    真的很心疼。

    但他沒打算立即打個電話去安慰她,也沒打算待會兒再去她宿舍安慰她,在剛才的電話里,他和韓麗已經說好——暫時還是別讓袁水清知道他已經知道她父母的事,就當他今晚并沒有聽說這件事,一切暫時保持原樣。

    韓麗提這個建議,是怕袁水清知道后,責怪她。

    孫全同意這個建議,卻是因為他覺得自己最近和袁水清相處的模式和氣氛都很不錯,他喜歡不時占她一點小便宜,她好像也已習慣被他不時占點小便宜,彼此都很開心,所以,孫全覺得還是保持原樣的好。

    無謂在他們之間增加沉重的氣氛。

    他對她的心疼,放在心里就好。

    沖完澡,他并沒有立刻去睡,他去廚房查了查,黃燜雞已經賣完了,黃燜排骨也賣完了,只剩下不多的黃燜豬手。

    他回家的這三天,差點把店里這三樣存貨都耗空。

    這還得感謝1月份天氣冷了,店里的生意明顯淡了不少,要不然店里原本那些存貨,絕對早就徹底賣空。

    為了明天的生意,孫全沒偷懶,從冰箱里取出凍貨化凍,趁著化凍的時間,去行李包里拿出筆記本電腦,像往常那樣坐在廚房案板那里碼字。

    回家的這幾天,他的存稿多消耗兩萬多,回家這幾天,他總共也就碼出幾章,只夠一天的更新量。

    現在回來了,自然得抓緊時間碼字,如今他手上可沒什么錢了,掙錢的動力足得很。

    做菜、碼字……

    10點多的時候,黃燜雞做好,他盛了一小碗黃燜雞放在電腦旁邊,一邊碼字一邊吃雞。

    這讓他想到重生前那款很火的吃雞游戲,作為一名職業寫手,他聽過那游戲,卻沒玩過,因為他不愿分散自己的精力。

    此時想到那款游戲,也不過是因為“吃雞”二字,吃雞游戲的吃雞,有我這樣真正吃雞的感覺爽嗎?

    這么一想,1月份深夜的清冷,似乎也沒那么難熬了。

    11點半的時候,黃燜排骨做好。

    于是,他電腦旁邊的那只碗里多了一些冒著熱氣的排骨,一邊碼字,一邊吃得嘴上冒油。

    就是……可能是最近幾個月這些雞啊、排骨啊,吃的有點多了,有點膩。

    一個念頭從他腦中閃過:要不……最近抽空弄點別的好吃的?

    跟著,腦中又閃過一個念頭:或許袁水清也愛吃呢?

    于是,就這么愉快地決定了。

    笑著點點頭,他繼續噼里啪啦地碼字。

    ……

    次日,孫全店里正好要進一批貨,需要去菜市場,于是他就趁這個機會,買了兩斤新鮮羊肉回來,是帶著羊排的羊腩肉。

    還買了一小瓶孜然粉和辣椒粉。

    買回來的時候,大概是上午10點出頭,他給袁水清發了條信息:“今晚過來!全哥給你做好吃的!”

    幾分鐘后,袁水清回復:“什么好吃的?對了,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我好像比你一歲哦!”

    比我大一歲?

    孫全眨了眨眼,決定當作沒看見這句話。

    “來了你就知道了!暫時保密!你就說你來不來吧?”

    袁水清:“行,不過我今天可能要遲點來,因為今天下班后,要開會。”

    “沒事,你什么時候忙完,什么時候過來都行!我等你。”

    ……

    下午快5點半,正在樓上碼字的孫全才接到袁水清的電話。

    “啊,會終于開完了,我回宿舍換身衣服就去外面打車過來,你現在能說今天請我吃什么好吃的了嗎?呵。”

    “嗯,知道了,那我這就去準備!嘿嘿,還是那句話——保密!你快點來就知道了!”

    “呵呵,行吧!你就賣你的關子吧!那就這樣?一會兒見!”

    “嗯,等你!”

    結束通話,孫全將電腦文檔里的稿子保存,關了電腦立即下樓去廚房忙活。

    放在冰箱保鮮區的羊肉還很新鮮,因為是放在保鮮區,羊肉并沒有被凍硬,但也不像剛買的時候那么軟了,不軟不硬的,正好方便他切片。

    片刻時間,早上買的羊腩肉就切配好。

    幾根羊排剁成小塊,羊肉切成厚薄均勻的薄片,還切了一些大蔥、姜絲和洋蔥。

    不很忙的廚師劉廣福好奇看著,忍不住問:“老板!你這是要做蔥爆羊肉?”

    “差不多吧!”

    孫全笑呵呵地隨口答著。

    切配的工作做完,順手用精鹽、料酒和姜片給羊肉碼味,他又去洗了一塊鐵板和放鐵板的木板。

    等羊肉碼味的時間差不多,他就點火燒油。

    等袁水清來到他店里的時候,孫全早已把菜做好,招呼著她在靠近吧臺的位子坐下,他腳步輕快地跑進廚房,將已經盛滿蔥爆羊肉的鐵板點火燒熱,燒得鐵板上的羊肉香氣四溢,羊油滋滋作響,才拿鋼絲夾子將鐵板夾到事先準備好的木板上,雙手給袁水清端上桌。

    加了大蔥和洋蔥爆炒的羊肉,香氣非常濃郁,灑在上面的辣椒粉和孜然粉更是爆炒羊肉的絕配,那香味……早就勾得店里三個員工暗咽口水。

    好在此時店里沒有客人,要不然這樣的香氣對客人來說,就太不友好了。

    當然,孫全也不是吃獨食的性子,他今天買的羊肉份量夠足,兩斤多鮮肉,他和袁水清肯定吃不完那么多,所以早在這爆炒羊肉出鍋的時候,就給三名員工留了一大碗。

    “怎么樣?”

    羊肉端上桌,孫全期待地問袁水清。

    其實他根本不用問,因為早在聞見香味的時候,袁水清眉眼里就現出笑意,此時更是在羊肉上空輕輕招了招手,湊近鼻子,嗅了嗅招過來的香味,笑容很美,“好香呀!”

    ……

    從這一天開始,店里三名員工發現他們老板對袁水清突然好了很多,幾乎天天晚上都給她做好吃的,連帶著他們仨都跟著慢慢長了肉。
分分彩自动投注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