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卷 第110章 你就讓我平平安安的回去不行嗎?
    從屋里出來,袁水清忽然注意到孫全手里拎的兩顆蘋果,她有點想笑。

    孫全見她注意到了,就從塑料袋里拿出一顆又大又紅的給她,“今天蘋果都漲價了,這是進口的,這個給你!”

    袁水清含笑接過,“謝謝!”

    兩人并肩下樓,有說有笑。

    一名穿銀灰色豎條紋西裝,沒打領帶的年青男子站在樓下,懷里捧著一束漂亮的藍色妖姬,拿著手機正在撥號,似乎正準備打給誰。

    忽然看見袁水清下樓,這人眼睛一亮,下意識往前一步,臉上浮現出驚喜的笑容,但下一秒,他看見走在袁水清身旁的孫全,于是,他驚喜的笑容僵在臉上,眉頭皺起,腳步也停下了。

    “袁、袁老師……這位是?你有男朋友了?”

    男子表情復雜地開口,審視的目光上下打量一身休閑裝的孫全。

    相比他的衣冠楚楚,孫全今天穿的很隨意,黑色牛仔褲、黑色運動鞋、黑色夾克衫,夾克衫里面的羊毛衫都是黑的,簡直從里黑到外,像極了一只烏鴉。

    袁水清和孫全停下腳步,孫全看了看對面捧著藍色妖姬的年青男子,有一個事實他不愿承認——對面那家伙比他帥!

    大家都是男人,對面那家伙捧著鮮花,此時的神情和語氣,孫全一眼就看出這家伙對袁水清有想法。

    孫全啞然失笑,瞥向身旁的袁水清。

    袁水清此時斂去臉上的笑容,恢復冰山女神的姿態,對對面的男子微微點頭,聲音也變成孫全以前常聽的那種清冷,“夏老師你好!我們還有事,再見!”

    說著,她主動牽起孫全的手,往自行車棚走去。

    于是,孫全又笑了下,目光低垂,瞥了眼她牽著他的那只纖纖玉手。

    回頭看去,那位西裝革履的夏老師臉色尷尬地站在那里,欲言又止。

    站在國際人道主義的立場上,孫全同情他。

    但站在大男子主義的立場上,孫全有點想笑。

    長得比我帥又怎么樣?你有我騷嗎?

    收回似笑非笑的目光,孫全緊了緊袁水清的手。

    夏云國眼睜睜地看著孫全騎著袁水清的自行車,而袁水清則親昵地坐在自行車的橫杠上,就好像坐在孫全懷里似的,走了……就那么走了。

    夏云國的臉色變幻不定,最后看了看懷里的藍色妖姬,一咬牙,走向不遠處的垃圾桶,將這束花砸進去。

    ……

    “你的追求者?”

    騎車去校門口的路上,孫全在袁水清的耳旁問,眼角的余光留意著她的表情。

    “嗯。”

    袁水清沒有否認。

    “也是你們學校的老師?”

    “嗯。”

    袁水清依然沒有否認。

    孫全笑了笑,“他平時是怎么追你的?”

    他倒是不奇怪袁水清為什么會有這么一個追求者,畢竟袁水清那么漂亮,長眼睛的都能看見,可能有些自信心不夠強的人,會因為她的身高,會因為她冰山一般的氣質而望而卻步,但總有自信心強的家伙想要試試。

    “就是給我買早餐、給我抹桌子、請我吃飯那些,不過,我都拒絕了!”

    袁水清淡淡地回答,孫全注意到她的眉頭是蹙著的。

    孫全微微點頭,“除了他,你們學校還有人追求你嗎?”

    袁水清微微搖頭,“暫時就他一個!”

    “他以后如果還纏著你,你跟我說,我去跟他談談!”

    孫全淡淡說著,但眼里的神色是認真的。

    至于他打算怎么跟那人談,他倒是沒說。

    袁水清微微轉臉,看著他,“你吃醋了?”

    她眼神帶笑。

    孫全哼哼輕笑,假裝很生氣的樣子。

    袁水清失笑,忽然在他臉上啄了下,“現在呢?還吃醋嗎?”

    “哼哼!”

    孫全心里很爽,但臉上依然保持著生氣的模樣,能騙到吻,干嘛不繼續“生氣”呢?

    但袁水清這次沒上當,她白他一眼,目視前方,“那你繼續吃著吧!”

    ……

    “對了,你是什么時候開始喜歡我的?”

    出了校門,孫全忽然問這個。

    “我什么時候說我喜歡你了?”袁水清臉頰微紅地反問。

    “……”

    孫全沒料到她會這么回答。

    有點郁悶,“那你為什么和我前往呢?”

    他想戳穿她的嘴硬。

    “我同意了嗎?”

    袁水清再次反問,孫全注意到她嘴角在憋著笑意。

    她好像變壞了?

    誰把她帶壞的?

    孫全越發郁悶,他表情變得猙獰,忽然惡向膽邊生,突然襲擊,一口“叭”一聲親在她臉上,路上行人不少呢!他這一下偷襲,頓時把袁水清親了個大紅臉。

    “你干嘛呀?大街上呢!”

    她低聲抱怨。

    見她害羞了,孫全就得意了,“你不是說咱倆沒交往嘛!那你解釋一下我為什么能親你呢?”

    袁水清白他一眼,不解氣,又抬手掐了一下他左手小臂,“那是你不要臉!”

    孫全嘿嘿直笑。

    “在要你和要臉之間,我當然選擇要你啦!要什么臉?哈哈……”

    袁水清又氣又笑。

    ……

    不要臉的孫全今晚和袁水清去吃的自助餐,88一位,吃的很開心。

    吃完飯,他又帶她去看電影,這次,袁水清吸取了上次的教訓,當孫全問她想看什么的時候,她不敢再說“隨便”了。

    “不要恐怖片、不要鬼片!”

    今晚電影院的生意很好,孫全這次選的是一部喜劇片,和袁水清手牽著手看的挺嗨皮。

    但電影散場,從電影院出來后,孫全發現袁水清好像忽然變得緊張起來。

    他是善于觀察的,順著她悄悄往不遠處瞥的視線,孫全看見一對對剛從電影院出來的年輕情侶,正在走進不遠處的一家賓館。

    于是他懂了。

    他倆本來就牽著手,此時,孫全悄悄捏了捏袁水清手心,湊近她耳邊提議,“旁邊那家賓館好像快經營不下去了,咱倆去幫它一把?”

    本來就一直提心吊膽,怕他提議這事的袁水清眼睫一顫,連忙搖頭,連聲拒絕:“不要不要!你想都別想!”

    “今天是平安夜啊!”

    孫全故意裝作很失望很委屈的表情。

    袁水清咬了咬嘴唇,臉紅紅地低聲跟他央求,“孫全……再給我一點時間好嗎?今、今天真不行,我、我還沒做好準備……今天是、是平安夜……你就讓我平平安安的回去不行嗎?”
分分彩自动投注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