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卷 第60章 怎么才能死得逼真?
    “你自己聽!”

    唐欣把手機遞給鄺龍飛。

    鄺龍飛有點緊張地接過手機貼到耳邊,片刻后,他臉上露出喜色,一邊把手機遞還給唐欣,一邊回頭小聲跟孫全說:“她好像哭了!她好像馬上就要回來。”

    “我電話要不要掛了?”

    唐欣輕聲問。

    孫全微笑點頭,等唐欣掛斷通話,孫全才出聲,對鄺龍飛,“你個棒槌!還傻站在那兒干嘛?請開始你的表演!”

    唐欣咬著嘴唇忍笑。

    鄺龍飛如夢初醒,“哦哦,對對!該我表演了!我這就去!我這就去……”

    語無倫次地說著,他轉身就往樓上跑,跑得樓梯咚咚響。

    唐欣從吧臺里走出,走向孫全這邊,笑嘻嘻地問:“全哥!你這主意是怎么想出來的?你平時是不是看了很多韓劇?”

    孫全呵呵輕笑,“還用看很多?韓劇那點套路,隨便看兩眼還有什么不會的?”

    唐欣坐到孫全對面,一手托腮,大眼睛里蘊滿笑意,“你入錯行了!我覺得你該去當導演!”

    孫全:“呵,這是導演這個職業被黑得最慘的一次!”

    唐欣:“呵呵……”

    樓上忽然傳來鄺龍飛的喊聲:“嘿!嘿嘿!我說你們倆快上來幫忙啊!!磨磨蹭蹭的,生孩子呢?”

    唐欣對孫全挑眉,“全哥!我們上去嗎?”

    孫全將手上的香煙按滅在煙灰缸里,起身往樓梯口走去。

    “快點吧!要不然就坐實咱倆在生孩子了!”

    唐欣白他一眼,笑嘻嘻地跟了上去。

    ……

    二樓主臥。

    孫全進門的時候,正好看見鄺龍飛躺倒在床上,不斷調整著躺姿,一會兒擺成個“一”字,一會兒擺成個“人”字,一會兒又擺成一個“大”字。

    孫全沒有立即走過去,他就站在門口,雙手抱胸,笑瞇瞇、饒有興趣地看著。

    很快,唐欣擠到他身旁,看見床上的鄺龍飛在折騰,她噗嗤笑出聲。

    “飛哥!你真搞笑!”

    相比孫全和唐欣的樂呵,床上的鄺龍飛卻很嚴肅,甚至可以說很緊張,聽見唐欣的笑聲,一轉臉,看見孫全和唐欣在門口笑,在看他笑話,他立時就惱了。

    “嘭!”

    一拍床板,他突然詐尸似的坐起身,怒道:“嘿!我說你們倆,有沒有點兒團隊協作精神啊?我都快急死了,你倆竟然還在那里看笑話?搞笑?我這么認真,你們說我在搞笑?快幫忙!孫全!唐欣!趕緊的!都快點給我出主意,我這該怎么演?我怎么演,才能死得逼真一點啊?”

    他不說還好,越說,孫全和唐欣就笑得越狠。

    尤其是唐欣,也不知道這姑娘笑點怎么那么低,眼淚竟然都笑出來了。

    眼看鄺龍飛真要急眼了,孫全趕緊抬起右手,示意他別急。

    然后他說:“道具!演死尸,你不用點道具,不化點妝,你怎么逼真?”

    沒等鄺龍飛接話,孫全轉臉問唐欣,“你有粉底沒有?化妝用的粉底!”

    唐欣眼睛亮晶晶地看著他,眼里蘊含笑意,一副很期待的樣子,連連點頭,“有、有!”

    “去拿過來!”

    “噯!好!我這就去拿!”

    唐欣掉頭跑進后面的小房間。

    孫全又看向床上的鄺龍飛,此時,鄺龍飛已經平靜下來,大概是因為終于看見孫全在幫他想辦法吧?他此時眼里也是一片期待之色。

    “你廚房里好像有一只還活著的老母雞?”

    鄺龍飛一怔,隨即點頭,“對!后面小區里一個大爺昨天跟我打的招呼,說要我今天幫他燉一只老母雞湯,我早上剛買回來的,還沒來得及殺……”

    “你現在去殺了!”

    孫全打斷鄺龍飛的話,像老板吩咐伙計似的吩咐。

    “啊?這個時候去殺雞?”

    鄺龍飛一時沒反應過來。

    孫全笑了下,“記得把雞血都接好了,然后端過來!”

    “雞血?”

    鄺龍飛呆了呆,然后眼睛就亮了,整個人都有點興奮起來,“對對!雞血!雞血好雞血好!我這就去!我就是去殺雞!”

    說著,他馬上下床,套上鞋子就匆匆跑下樓去了。

    等唐欣興沖沖地拿著一盒粉底跑進主臥,她看著空空如也的大床,茫然地眨了眨眼,“全哥!飛哥呢?”

    孫全懶洋洋地靠在門框上,聞言哂笑,“你都說了是飛哥了,飛哥不飛,還能叫飛哥嗎?他飛了!”

    “飛了?”

    唐欣不知道該擺出什么表情了,她當然知道孫全在扯淡,就是因為知道,所以她才不知道該擺什么表情。

    ——這人這么不正經的嗎?以前還真沒看出來呢!

    ……

    幾分鐘后,鄺龍飛興沖沖地端著一小碗紅艷艷的雞血上來,一看見孫全,就問:“孫全!這雞血怎么搞?我是不是該喝一口,然后故意從嘴角流一點出來,假裝是吐血死的?”

    孫全:“……”

    唐欣:“噗嗤”

    “你笑什么?”鄺龍飛瞪唐欣一眼。

    孫全嘆了口氣,“你是武林高手啊?吐血而死?你是自己一掌把自己打死的嗎?”

    鄺龍飛皺眉,“那……那這雞血怎么用?”

    孫全:“去床上躺著!”

    “哦……”

    鄺龍飛立即往大床走去。

    孫全:“把雞血給我!”

    鄺龍飛:“哦,好!”

    他趕緊回頭把手里那碗雞血遞給孫全,然后就動作麻利地上了床,躺下的時候,他又問:“我應該擺什么姿勢?”

    唐欣憋笑。

    孫全懶洋洋地走過去,“就這個姿勢吧!別動了!把被子蓋上!”

    “蓋被子?不是吧?天這么熱……”

    鄺龍飛皺眉,表示質疑。

    孫全隨手將一碗雞血潑在他床邊的地上,潑出一大片。

    唐欣見了,下意識驚叫一聲。

    “你還想不想演了?能不能有點敬業精神?”

    孫全瞪鄺龍飛,鄺龍飛嘆了口氣,抿了抿嘴,乖乖地把床上的空調被拉過來,老老實實地蓋在自己身上。

    “粉底給我!”

    孫全沒有回頭,右手卻伸向身后,唐欣答應一聲,小跑著過來把粉底盒放到孫全手里。

    “記住!從現在開始,你死了!”

    孫全一邊給鄺龍飛臉上拍粉,一邊懶洋洋地提醒。

    “嗯,我知道!”

    鄺龍飛答應著,神情卻有點遲疑,“孫全!你說……咱們這么搞,唐唐她來了,看見這些,她真的會相信我已經死了嗎?”

    孫全失笑,“這還用問?你是看不起她的智商?還是太高看你的演技了?”

    鄺龍飛又皺眉,“那我們費這么大勁,有什么意義呢?”

    他有點泄氣了。

    孫全莞爾,“不需要她一直相信,只要她看見這一切的第一眼相信了就夠了!接下來就看你的表演了!好好表現吧班長!能不能挽回她的心,就看你自己的了!”
分分彩自动投注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