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卷:鎧皇在鬼滅之刃 第一百六十八章:戰力集結,玉石俱焚(求訂閱啊!求月票!)
    “呼呼呼~”

    蝴蝶忍深呼吸了幾下,調整了一下自己的狀態,拍了拍臉,讓臉上的緋云慢慢褪去,她對著斜斜的倚靠在一邊看著自己的未云說道:

    “我之前已經通知了后勤的“隱”們過來,估計要不了多久就會有人來幫忙處理這邊的事情了,如果你還有別的事情的話,可以先去忙,這里有我守著就好了。”

    蝴蝶忍確實是因為擔心未云才會過來的,但是在來之前她也安排了不少的事情,包括倉皇撤離后的一些后續處理,沒有來得及帶走或是銷毀的東西或物品,還有這個村子整體的最后處理。

    不是說這里暴露了,于是我們喊一聲“風緊扯呼”溜了就完事兒了,很多事情其實往往善后才是最麻煩的。

    先不提還有未云和鋼鐵塚螢在這里,就算這里已經撤的一個人不剩了,鬼殺隊也不可能放著這個村子就這么在這里荒廢掉。

    “要我說,這個地方也沒什么好處理的,該拿的都拿走,不要的都留下,一把火付之一炬就完事兒了。”

    未云在這種事情上還是秉持著他一貫的原則的,能省事兒何必要多此一舉呢?

    不過這一次蝴蝶忍倒是少見的沒有和他犟,也不知道是不是剛才兩輪唇槍舌劍的交流的效果。

    “倒也不是不可以,畢竟這樣的一個鬼殺隊烙印十足的村子放在這里,總是讓人很難安心,一把火燒了反而也簡單一點。”

    蝴蝶忍似乎也在考慮未云說的這話的可行性了,她抬起頭直視著未云的臉,似乎在等著他對于之前的提議的回答。

    “我哪有什么要忙的事情,大家都放假了,難不成你還要讓我一個人加班兒不成嗎?”

    未云聳了聳肩,對于蝴蝶忍剛才的問題如此回復道。

    “況且待在這個地方守株待兔,我覺得要比回到總部去要靠譜一點,畢竟這個地方還有被襲擊的可能性不是嗎?說不定鬼舞辻無慘正在趕來的路上呢,哈哈哈。”

    未云自己說著說著都笑了,現在他有些懷疑,在自己接連殺掉了上弦之叁、上弦之貳和上弦之伍之后,可能已經見識到了自己的強大力量的鬼王鬼舞辻無慘,還有膽子來找他的麻煩嗎?

    如果是一般的boss的話,未云肯定不會這么猜測,因為就算你這個boss再菜,就算你是個會被一拳秒掉的boss,至少你的逼格都要裝出來吧?不然又怎么能叫做boss呢?

    但是根據未云現在所掌握的關于鬼王鬼舞辻無慘的資料來看,這個家伙堪稱是boss界的一股清流,處處都透露著一股與眾不同的氣息。

    所以對于這個家伙到底會做出什么樣的行為來應對他的挑戰,未云也不敢說自己就能猜得到。

    好在的是鬼殺隊這邊已經手握了一張王牌,這張王牌對于鬼舞辻無慘來說,已經可以讓他不得不正面的來面對鬼殺隊的挑戰了。

    而現在的鬼殺隊,也是前所未云的強大,雖然下級隊士的水平有些良莠不齊,但是在高端戰力上,已經是強到可以讓鬼殺隊,光明正大的對鬼舞辻無慘發出叫殺警告了。

    “灶門禰豆子現在在哪里?”

    對于這個所有的漩渦和暗潮洶涌的中心,鬼殺隊手中的王牌,對于鬼舞辻無慘來說,具備著無與倫比的吸引力,幾乎可以說是他畢生的夢想的化身的灶門禰豆子,未云還是很關心的,畢竟現在所有的一切,基本都是壓在了這個少女的身上。

    雖然這份沉重的擔子,沒有人去壓到這個命運多舛卻自強不息的少女身上,但是你大可以想象一下,如果最終boss只要吃掉你,就會獲得無敵的力量,就會消滅最后的弱點,那將會是一種什么樣的壓力。

    也真是多虧了這個少女還沒有恢復記憶和神智,否則的話,真的很難想象這個姑娘現在要承受的壓力,估計灶門炭治郎現在,正在代替他的妹妹承受著這份壓力吧,不過對于這個堅毅的家伙,未云還是比較放心的。

    他現在擔心的就是灶門禰豆子的安危問題,他可不想自己忙活了半天,結果最后的結果是,鬼舞辻無慘真的可以陪他們一起曬太陽了。

    “放心吧,禰豆子一直處在最嚴密的保護之下,總部那邊現在已經真的是賭上了一切了,主公大人的健康情況突然就惡化了起來,但是他仍然保持著清醒,還在維持著鬼殺隊的運轉,聽從他的調度,就連已經退役的原柱們都作為戰力被召集了起來。”

    蝴蝶忍有些感慨的說道,似乎因為想到了主公大人身體病重,卻還要勉勵維持著鬼殺隊的運轉而感到有些悲傷。

    未云倒是沒有被產屋敷耀哉重病在身不下火線的精神感動到,相反的是,他對于蝴蝶忍所說的主公大人把原柱也召集了回來感到有些不滿。

    “為什么要把已經退休的原柱也召來?是誰出的餿主意這是?”

    未云實在是不知道該怎么吐槽了,這可真的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先不提那些老骨頭還能派上什么用場,就說他們已經辛苦操勞了大半輩子,好不容易活了下來熬到了退役,結果現在最危險的時候,卻又把他們召入了戰場,這也太無情了點兒吧。”

    未云搖了搖頭,對于這種做法感到有些難以置信,這種操作不像是產屋敷耀哉能夠做出來的呀,這么決絕不留一絲后路的做法,不像是能把鬼殺隊運營的井井有條的產屋敷耀哉做出的事情。

    畢竟如果他們這次作戰不成功的話,本還可以指望著這些原柱東山再起,至少也能夠保證傳承不熄,但是現在把這些原柱也召集過來,那不是真的就是玉石俱焚了嗎?

    產屋敷耀哉這個家伙,不會真是病糊涂了吧?為什么連這個本該小心翼翼的家伙都盲目自信起來了,未云覺得這個家伙是不是拿錯劇本了,有他一個人自信就夠了,總得也有個顧全大局的吧?

    “是原柱們自己自發組織起來的,主公大人不得已才答應了下來,但也只是讓他們負責守衛和教導的工作,真正的戰斗當然還是要由我們這些年輕人來做的,我們可沒有沒用的那種地步,還需要老人提刀上陣代替我們。”

    蝴蝶忍沒好氣的白了一眼未云,她就知道這個家伙肯定會很是在意這件事情,畢竟原水柱對于他來說,可不僅僅是培育師和劍士的關系,而是真正的親情,真正的沒有血緣關系的至親羈絆。

    未云在修煉殺鬼之余,去祭拜自己這一世的父母雙親的次數,恐怕都沒有去找鱗瀧左近次的次數多。

    他雖然不是很在意這些表面功夫,但每次回去,也都會給鱗瀧帶一些東西,對于鱗瀧他是真正的當做至親長輩來看的,所以知道連他都被召集來的時候,未云當然會有些激動。

    ()

    
分分彩自动投注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