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初入江湖 第一百章 秘籍
    威嚴靜穆的七十八河道府門里,所有人都在熱火朝天地忙碌著。

    前不久,有國人進貢給晉公一本名叫《君王策》的書,書中講的都是運籌帷幄、決勝千里之外的武滔謀略,晉公甚是喜歡,原本要喚那寫書的國人上殿封賞,可誰知那貢書之人并非著書之人。

    而且第二天,晉公放在床榻上的《君王策》居然被人盜走了。晉公大怒,親自下詔,命七十八河道府門三日內將盜賊緝拿歸案。

    夜半時分,總捕頭張先生從椅子上起身,晃晃悠悠地走向自己后院的書房。

    一進書房,張先生神情變得緊張起來,他小心翼翼地拉開最高處的書柜的小暗門,摸出一本書卷來。

    “哎。”他重重地嘆了一口氣,像是拿著一個燒紅的火炭。書卷展開,露出名目,赫然便是那本《君王策》!

    張先生百口莫辯,他也不知道為什么一覺醒來,這本書居然就在他的枕頭旁邊,驚得他直接從床上跌落下來。

    “大人,有人找您。”

    門外有屬下通報,張先生不得不將書重新藏進暗格。

    “不是說這幾天誰也不見嗎?”張先生斥責道,他此時并不想有任何人來添亂。

    “但是...來人手握一冊舉薦信,并且說他能破獲內廷失竊一案。”

    聽聞此話,張先生額頭沁出細細的汗珠,眉頭一皺,思索片刻后,還是決定出去先看一眼。

    七十八河道府的紅漆大門外,站著一位風姿卓越的少年,手執寶劍,穿著干凈的白袍。

    看到是個孩子,張先生不由得有些輕視,連手都懶得拱只是干脆地問道:“不知道小兄弟的尊姓大名?是誰人舉薦而來?對此案有何高見?如何可破?”

    那少年雙手抱拳行禮道:“在下姓江雙名久靈,燕地盧龍人,由御史大夫舉薦而來,助大人破案。”

    張先生看了看眼前恭謹的江久靈,瞇了瞇眼,猶豫了一會兒:“名碟遞過來。“

    眼前的江九靈點了點頭,從袖中摸出一卷書冊,呈給了陪同張先生的捕頭,通過他來交給張先生過目。

    待到確認印綬無誤之后,張先生只能是點了點頭,對著眼前的江久靈道。

    “你跟我來書房吧。”

    兩人一并來到書房,還沒等張先生開口,江久靈率先開口說道:“看大人步履輕盈,想必一葦渡江的輕功已經練到極致了吧?”

    “少俠好眼力,只是今日公務繁忙,還請有話直說,不要浪費大家的時間。”張先生不想說其他無關緊要的事情。

    “沒問題,但是在此之前,還煩請張先生與我就說說,那神偷一案你所收繳的贓物吧。”江久靈倒是一點兒也不拘束,跳起來坐在書桌上,一副洗耳恭聽的樣子。“此事極為重要。”

    四年前,張先生破了一樁盜竊大案,查獲的寶貝數不勝數。但是那盜者卻說自己偷盜只是圖一個好玩,東西到底哪個是誰的,他懶得去記,于是物歸原主的事情自然便落到了張先生的頭上。

    在清點贓物的時候,張先生發現了一本秘籍,它泛黃的封面上寫了三個大字——一半功。這是江湖失傳已久的一本武功秘籍。“世間萬事分兩段,練成此功做一半”,也就是說,練成此功,無論何事,只需做其中一半,那剩下的另一半會自動完成。

    于是張先生出生在神捕世家,整天與江湖各路人等打交道,自然對各式武功感興趣,他沒有上報,私自留下了這本武功秘籍。

    只是張先生從來也沒有把這個秘密告訴過別人,所以他不知道江久靈是否在指這件事。

    “那起案件案與內廷失守一案有何聯系,還請少俠明示。”張先生有些不解說道。

    “多年前,那位被你所抓獲的盜者偷過了一本武功秘籍。”江久靈問道,“而七十八河道府門的贓物清單上并沒有這本秘籍。”

    張先生一下子呆住了,能有權利查閱七十八河道府門清單的人并不多,而這些人,他一個都得罪不起。

    “這我如何得知?”張先生皺了皺眉,朗言回答道:“如今我等要破的是內廷失竊案。”

    “哈哈,好一個如何。”江久靈笑了笑:“張先生前夜擅闖內廷,盜走晉公枕邊的《君王策》,可知道否?”

    “血口噴人!”張先生聽得倒吸一口冷氣,大吼一聲。

    江久靈冷哼一聲,突然以掌化為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向張先生抓去。

    張先生見狀,也顧不得這臟水,連忙運氣,向后一縮,躲過江久靈這兇狠的一爪。

    “你這是做什么?”張先生大吼道。

    “張大人,我沒有惡意,”江久靈笑著解釋說,“這次來只是為了《一半功》。”

    ...

    
分分彩自动投注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