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077章 征婚啟事
    從杜杜的公司出來,周小檬連續找了幾天,始終沒有杜杜的消息。

    就在最開始杜杜失聯的前幾天,她都快急瘋了,腦子里全都是杜杜遇到危險的畫面,甚至連做夢都會被驚醒。

    又過了兩天,她漸漸接受了杜杜消失了這件事,靜下心來分析了一波,忽然覺得杜杜發生危險的可能性不大,更像是有什么不得已的原因,所以才沒有見她。

    仔細想了一圈,她也想不到杜杜消失的理由,更想不到杜杜可能藏身的地點。

    最后,她實在沒有辦法了,周小檬開始在A市所有的路口及大屏幕上掛出了杜杜的尋人啟事,甚至連路燈上的小廣告上貼的都是杜杜。

    但是,依然沒有任何結果。

    這是杜杜消失的第七天,也是她大范圍打廣告尋找杜杜的第四天。

    此時此刻,周小檬拿著一摞尋人啟事的傳單站在路口,看著這來來往往的人群,她的眉頭越皺越緊,仿佛在思考著什么。

    “不行,這樣的效率太慢了。”

    周小檬目光深沉,盯著A市樓口大屏幕上關于杜杜的尋人啟事,小聲自言自語。

    似乎是想到了更好的方法,接著她將手中的傳單全部塞進了垃圾桶,風風火火朝著不遠處的一個廣告公司走去。

    “你好,周小姐。”

    因為周小檬這一批的廣告就是在這家廣告公司做的,所以周小檬進來的時候,很快這家廣告公司的經理便認出了她,主動和周小檬打了聲招呼。

    “你好,我需要把屏幕、站牌、路燈的廣告全部都撤掉。”

    周小檬平靜說道。

    “但是周小姐,您所選的廣告套餐是按月付費套餐,按照您的要求撤掉廣告的話剩余的天數并不能退回……”

    客戶經理有些不好意意思地回道。

    “我知道。”

    周小檬點了點頭,停頓片刻,她接著補充。

    “我需要換成新的廣告內容,另外幫我找10—20名發傳單的人員,我還需要一批人幫我發傳單。”

    她略微思考,開始說她的訴求。

    “好的好的。”

    又來了生意,客戶經理已經笑的合不攏嘴。

    “那周小姐最新的廣告內容需要換成什么呢?”

    經理從身后的桌子上拿出一個筆記本,抬頭向周小檬問道,態度十分認真。

    心中已經有了一個大致的想法,但是周小檬并沒有立刻說出口,還是先在她自己的心里默默過了一遍內容才緩緩開口。

    “征婚。”

    過了片刻,周小檬認真吐出這兩個字。

    “征婚?”

    客戶經理剛剛記了一個“征”字,忍不住又抬起頭,看著周小檬疑惑地重復了一遍。

    “像周小姐這么優秀的條件也需要征婚嗎?”

    客戶經理半開玩笑半認真地再次向周小檬核實。

    “寫吧。”

    周小檬點了點頭,確定沒錯。

    “大家好,我姓杜,是一名大學教心理學的教授。”

    周小檬慢慢口述,另一邊客戶經理拿著筆記本“唰唰”記著周小檬剛剛的話。

    “同時,我還是七八家公司的總裁。”

    她一句接一句地整理著語言。

    “我不抽煙,我不喝酒,三十幾歲,國外幾棟樓。”

    周小檬說的很平靜,但是客戶經理在記到這的時候明顯倒吸了一口冷氣,拿著筆的手都忍不住抖了一下,很明顯不敢相信。

    “我相信愛情,渴望婚姻,我希望能和你一起買菜做飯,共同組建屬于你我的幸福家庭。”

    略微停頓,似乎寫到了關鍵內容,周小檬想了一下才接著往下說。

    “同時,我也崇尚浪漫,我不看樣貌,不分性別,我就藏身在A市的某處地方,希望緣分能夠讓你找到我,我愿意和你組建屬于我們的家庭。”

    說到這,周小檬嘴角狡黠一笑,覺得自己簡直是個天才。

    “這……不分性別?”

    客戶經理猶豫了一下,舔了舔嘴唇,似乎一顆心有些蠢蠢欲動,抬頭看著周小檬再次核實。

    “對,不分性別,不分年齡,男女都可,老少皆宜。”周小檬肯定地做了個補充。

    “好。”

    客戶經理快速記下。

    “當你找到我后,請來天宇廣告進行免費大屏幕廣告刊登,向全世界宣告我們永遠在一起。”

    “結束。”

    周小檬嘴角的笑意更盛。

    寫到這,客戶經理才反應過來周小檬還是在變相的發布尋人啟事,只不過是換了一種方式。

    “周小姐,如果有消息我們一定會第一時間聯系您。”

    客戶經理禮貌地向著周小檬說道。

    “謝謝,同時我希望能在菜市場,小區等地方多安排些發傳單的人,越分散越好。”

    周小檬又說了她最后的訴求,安排好“征婚”后,她這才離開這,又開始嘗試其他途徑去找杜杜。

    另一邊,A市郊外的獨棟別墅。

    “范伯,我要的水果和鮮花都準備好了嗎?”

    杜杜一絲不茍地整理著身上這身黑色的衣服,平靜詢問。

    “周先生,全都放到了車里,但是……”

    一位頭發花白,管家模樣的男人手里拿著一張紙,話說了一半,看著杜杜欲言又止。

    “怎么了?是她那里出什么問題了嗎?”

    杜杜正在系扣子的手忽然一頓,從鏡子里看向周伯,輕輕問了一句。

    “不是。”

    范伯張了張口,有些為難,一副想解釋又不知道如何開口的樣子。

    “周先生您看下這個。”

    說著,范伯將手中這份宣傳單頁模樣的紙遞了過去。

    “這是今天早晨去商場買水果時收到的傳單,現在A市所有的大街小巷全都是您征婚的消息。”

    范伯嘴角露出一個無奈的笑容,這幾天杜杜一直都在這個別墅里,根本沒出去過,所以他很清楚這件事是有人故意做的惡作劇。

    接過傳單,杜杜眉頭慢慢皺起,上面掛著的是他的照片,但是傳單上的文字內容他卻一無所知。

    “接下來要怎么辦?需不需要調查出這個惡作劇背后的始作俑者?”

    看出了杜杜皺眉,范伯試探性問道。

    “不用,我們走吧。”

    停頓幾秒,杜杜將傳單放在了一邊,向著范伯擺了擺手,接著向門外不遠處黑色的汽車走去。,后面內容加載失敗,請退出瀏覽器的閱讀模式 或 請點擊頁面底部的(查看原網頁),如果都沒有就刷新頁面。

    
分分彩自动投注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