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卷 第234章 外掛女主36
    楊語兮憋屈,委屈,氣憤,悲痛……

    心中怨懟的情緒浩如煙海。

    兇戾之氣肆掠。

    疾掃器具,噼里啪啦。

    一群丫鬟躲在角落瑟瑟發抖。

    砸干凈屋子里的擺設,楊語兮沖了出去。

    撲在楊夫人懷里淚雨滂沱,各種撒潑不嫁見異思遷,朝秦暮楚的臭男人。

    土著楊夫人滿臉無奈,完全鬧不懂女兒在氣什么,不就一個妾嘛,多正常啊,至于嘛。

    哪家深門大院里沒幾個妾了。

    這些人暴躁,悲憤,跺腳……通通與錦離無關。

    錦離和蕭景鑠如同長在院子里的兩朵毒蘑菇,安靜美麗。

    日常美食走起,然后下下棋,看話本子。

    恭王妃偶爾會來坐上小半天,與兒子兒媳同享天倫之樂——品美食。

    藥方子御醫看過之后覺著甚好,錦離單拎在院子里劈了一間房,煮湯藥,給蕭美人搗鼓了幾瓶藥丸子。

    反正沒有蕭美人陪伴,錦離打死不出院。

    管你憋了幾肚子壞水,俺不出門,你總不能隔墻潑我身上吧。

    任你陽謀陰謀。

    話說回來,論陰謀詭計,兩朵毒蘑菇比誰都精于此道。

    登峰造極。

    時間如變心的男人,一去不回頭。

    楊語兮攜豐厚嫁妝,還有那匆匆鑄成的一抹哀傷嫁入了王府。

    玉磬穿林響。

    王府熱熱鬧鬧,獨一座院幽閑境。

    蕭美人身體弱,錦離連借口都不用找,避開了喧器的婚宴。

    蕭景鑠躺在樹下的藤椅里曬太陽,錦離在藥房捯飭藥粉。

    藥粉各種各樣,五花八門。

    未雨綢繆,錦離覺得郡主大人一入府邸,就跟一塊大石頭砸進了湖,甭想有清凈日子。

    不是你弄我,就是我弄你。

    果然,郡主大婚的第二日,帶著一群丫鬟浩浩蕩蕩的來到了清風閣。

    蕭景鑠喜靜,清風閣除了恭王妃和恭王爺,禁止打擾。

    平日里路過清風閣的奴仆,都是躡手躡腳,大氣不敢出,生怕驚擾到嬌弱的世子。

    在王府當差,別處犯了錯許還能求主子寬宥一二,若事關世子,發賣都是輕的。

    世子就是王妃的逆鱗。

    清幽的院子突然嘈雜了起來,錦離抹抹手出了藥房,問玉竹:“何人在外喧嘩?”

    玉竹撇了撇嘴:“郡主和蕭四公子,月梅攔在外面,郡主非要闖院,說是今早奉茶沒見著世子,前來拜訪世子和世子妃。”

    玉竹在心里暗啐了一口,拜見是假,覬覦世子是真,都成婚了還惦記主子的夫君,好不要臉。

    錦離一聽,臉色微黑,大婚第二天急吼吼上門真的好嗎。

    性情開放的無所顧忌。

    跟那嗅到骨頭味的惡狗似的,緊追不放。

    錦離瞅一眼樹下的蕭美人,大棒骨頭,賣相確實不錯,不怪人家惦記--才怪。

    “鑠哥哥...”錯眼的功夫,楊語兮突破前門,進了垂花門。

    聽著漸行漸近的聲音,錦離信步朝閉目養神的蕭美人走去,一把撈起蕭美人,打橫抱起來,威武雄壯的往內室去。

    玉竹捂嘴偷偷笑,主子霸氣,世子嬌軟,配人一臉。

    蕭景鑠猛地掀開眼簾。

    眸若點漆,深不見底。

    怔忪良響,默了默:“你...”

    語言匱乏,有點生無可戀。

    紅紅火火恍恍惚惚。

    錦離步伐不停,抱著蕭美人大步掠入內室,哐當扔在了塌上。

    扔完才發覺好像哪里不對。

    蕭景鑠嘭一聲砸在床上,連連咳嗽了幾聲,臉一下子變得更蒼白了。

    臥槽~瓷娃娃不會遭我摔壞了吧!!

    錦離臉都嚇白了,迭聲道歉:“對不起,對不起,一時心急,忘記你是病人了。”

    忙忙上前,上下其手摸索了一陣,“幸好,幸好,問題不大。”乖乖~驚出了一身冷汗。

    蕭景鑠拂開那只手,瞳孔里暗芒流轉,錯愕,氣惱,尷尬,不自在...

    反正挺復雜的。

    聲音冷凝:“本世子有腿,你喚我一聲會死呀!”

    外間的吵鬧蕭景鑠聽在耳朵里,并不是很在意。

    卻不成想,便宜妻子一聲不吭直接來了個美人抱,蕭景鑠頗覺難堪,一個大男人被女人攔腰跑,并且扔在了床上,這種感受令人十分的不適。

    這是人干的事嗎,不...這是女人該干的事嗎?!

    幸好內院人少,不若傳出去還要不要做人了。

    噫~~~這個認識似乎并不能使人開心呢....

    錦離干笑了兩聲:“喚你起來,一來二去不耽誤時間嘛,下次不會了。”

    大不了下次我扔輕一點,錦離并沒有意識到自己的錯誤。

    覺得錯只錯在忘了輕重,差點把蕭美人扔出好歹來。

    坦坦蕩蕩的抱一下有什么呀,一個大男人扭扭捏捏的,等你慢慢吞吞起來,人郡主都進院了好嗎,錦離猜測楊語兮手里應當留著一些稀奇古怪的藥之類的。

    萬一她有從空間拿出來沒用完的藥,跑來給蕭美人下點藥,麻煩不啦,蕭美人的身體可經不起任何毒物的摧殘,哪怕是輕松微中毒也可能要了他的小命。

    錦離現在一點都不希望蕭美人和郡主正面對上。

    最好是避而不見。

    遠離危險源。

    擼一個空間并不代表楊語兮就沒了戰斗力,至少在有些東西沒得到證實之前,錦離要嚴防死守。

    蕭景鑠抿著唇,還想說點什么,稍微撈點尊嚴回來,然后就聽見門外響起拍門聲:“鑠哥哥,兮兒來看你了。”甜膩膩的。

    這下蕭景鑠徹底息了音,跟狗屎做的牛皮糖相比,被便宜妻子抱一下好像不是那么重要了。

    “郡主,莫要喧嘩,世子在休息,不容人打擾。”月梅眼神難掩厭惡,郡主實在跋扈,隨意亂闖大伯哥的院落,視規矩禮法如無物。

    攔都攔不住,月梅打心眼瞧不上眼前的郡主,所作所為毫無大家閨秀風范,青樓的妓子怕是都比她懂禮。

    “賤婢滾開,”楊語兮推了推堵在門前的月梅。

    月梅和另一名很是壯實的丫鬟堵在門口寸不讓,月梅皺著眉:“郡主,世子身體不適,正在歇息,不見外客。”

    清風閣不是什么阿貓阿狗都能來叫上兩聲的。

    壯實的玉竹:...…

    哼~主子就喜歡我壯實。

    
分分彩自动投注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