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510.最初的原核
    “木瞳:B397。”

    “木瞳:B234。”

    “木瞳:B2067。”

    “木瞳:B5073。”

    ……

    荒蕪的沙漠中,佇立著一座座墳墓。

    它們零散的遍布在這片區域,無數柄黑刀倒插在墳墓之中。

    這些全部都是木瞳的墳,一座墳被稱為孤墳,隱含著孤獨和凄涼。

    而無數座墳聚集起來,卻遠遠比一座墳更加震撼。

    唐元在墳墓之間穿梭,不斷前行,而這些墳墓就像是送別唐元的友人,只是站在原地,望著唐元的背影,卻不會跟著他一起離開。

    前方有一道光門,唐元預感穿過光門后,他就會到達最深處。

    當他看到這么多木瞳的墳墓時,心中便有了猜測。

    每座墳墓都代表一位木瞳的消亡,她是大系統的處刑者,也是監視者們的執行者,她就像是一個永動機,因執行任務而消亡卻不會真正令她死亡,她的記憶和數據會保存在數據庫,每一次死亡,都代表著一次重生。

    這么多個墳墓,她應該已經存在很久了。

    估計這個《亡者迷宮》誕生時,她就已經存在了。

    “又或者,她已經陪著我進行了這么多次嘗試,每一個墳墓都代表她的一次失敗。”唐元瞇起眼睛,看到這龐大的墳墓數量,他不知道自己應該有怎樣的心情。

    但愿不是第二種猜測。

    “那意味著我也已經進行了這么多次的記憶清除,來到這里的時間早就不可查,如果復活回到我自己的世界,估計世界已經產生了天翻覆地的變化。”

    那時候,他回去還合適嗎?

    感情缺失的他還算是過去那個唐元嗎?

    【每一個墳墓都代表著一個木瞳的消亡,她們的消亡并不完全和你有關系,而是在維持這個大系統穩定時犧牲的。

    備注:你可以完全放心。】

    右眼閃爍著藍光,彈出提示。

    唐元走進那道光門,伴隨著輕微的眩暈,他來到了一個大廳。

    無數道人影正站在這座大廳中,隨著一聲“啪”,某處亮起燈。

    一個個沒有靈魂的木瞳,整齊的站立在大廳中。

    她們穿著統一的黑色制服,一頭長發飄逸的垂在腦后,精致的臉如同瓷娃娃般,血紅色的眸子則一片空洞。

    就像是商場里擺放的假人偶。

    “如果義體中沒有玩家的靈魂,應該就是這副樣子吧。”

    唐元從這些木瞳的義體中穿過,這些木瞳完全沒有反應,直到B9528消亡,這里其中的一位才會動起來。

    她將擁有之前木瞳所有的記憶和數據,但卻沒有繼承上一次木瞳的感情,只是作為工具在這里重生。

    “到現在,我才明白木瞳那句話是什么意思。”

    她說,她感謝唐元,讓她知道自己并不是工具。

    “不知道她當時是用怎樣的心情和我說出這句話,她那時候已經知道自己要消亡了吧。”

    畢竟,她違背了大系統的意志,沒有按照規則去清除唐元的記憶,反而幫了他。

    所以B9528才會出現,并且千方百計的繼續那未完成的計劃。

    如果B9528成功清除了唐元的記憶,她才有機會親自去接觸這個世界,去認識那些可愛的玩家,漸漸地和失憶的唐元打好關系。

    那時候,她或許已經有了自己的想法。

    但唐元并沒有給她這個機會。

    【請繼續前進。】

    【推開大廳盡頭的那扇門。】

    唐元走到盡頭的大門前,大門有五米高,兩米寬,上面布滿了費解的符號。

    古樸,沉重,怕是經歷了不少歲月。

    門上面還有兩個凹槽,看上去倒像是鑰匙孔。

    【拿出“孤墳”和“機器”。】

    唐元按照提示拿出兩把黑刀,他盯著那兩個凹槽,然后把這兩把黑刀插進了凹槽中。

    咔嚓——

    某處傳來清脆的聲響,這扇古樸的大門緩緩的打開了。

    門后面是一片漆黑的星空,這地方讓唐元感到熟悉。

    他曾來過。

    之前他去獵殺飛天水螅時,曾在地宮中接觸到了一扇門,通過那扇門,他也到達了這個地方。

    “這是世界的中樞。”

    不過顯然,這一次他到達的位置更深入。

    上一次只能模模糊糊看到的人影,如今變得清晰起來。

    那是一位毫無知覺的女性,光看身材和那烏黑的長發,和木瞳的相似度極高。

    她睜著無神的緋紅色雙眼,蜷曲著身體,無數的光點不斷的從她的身上進進出出。

    唐元在看到她的時候,就知道她就是所有木瞳的源頭。

    或者說,所有的木瞳都源于她,和她有關系,但卻是獨立的個體。

    木瞳是為大系統做事,那么這位女性應該就是控制這個世界的大系統了。

    但她這個狀態,很顯然不正常,不但沒有給唐元很強的感覺,反倒還在不斷的衰敗下去。

    他想要靠近,看得更仔細一點,但卻有一道無形的墻把他和那位女性隔開。

    “別費心思了,你過不去的。”一個低沉的男聲從身后響起。

    唐元覺得這聲音有些熟悉,但卻想不起來在哪聽過。

    他轉身,發現那里站著一個與周圍環境格格不入的男人。

    他染著一頭仿佛要燃燒起來般的紅發,穿著一身花襯衫,腳上蹬著人字拖。整個人就那么懶洋洋地站著,右手拿著一根香煙,看上去很普通但卻散發出危險的氣質。

    “煙鬼。”唐元心中突然冒出這個名字,同時ECHO眼也像是火燒一樣,疼痛起來。

    “沒想到你還記得我。”煙鬼說。

    “你是管理員嗎?”

    煙鬼點了點頭。

    “我能走到這里,絕對不是偶然。”

    “當然,老子一直在等著你。”煙鬼用一種“你逃不了”的眼神看著唐元,仿佛是在看著自己的獵物。“無論你經歷多少次,都無法逃脫我們的計劃,這一次,老子問你,你要不要留下來,成為大系統的繼承者。”

    唐元看了看那邊毫無知覺的女性。

    “當大系統,最后的下場就是她這樣吧,她是在用自己所有的力量來維持系統的運轉,但最終還是無法挽救。如果我的未來的命運也如同她那樣,我依舊選擇拒絕。”

    唐元說,實際上他覺得怎么選都無所謂,但就像是有一種特定的儀式感,讓他說出這番話來。

    “我們一次又一次給你機會。”煙鬼有些不滿。

    “不,是你們強迫我不斷的進來,我早就做出了選擇。”唐元針鋒相對。

    “哼,我們已經沒有時間等下去了,所以這一次老子要很遺憾的通知你,你被放棄了。”煙鬼說。

    “無所謂,正合我意。”唐元聳了聳肩。

    他看到煙鬼的手緊緊地握著,聽到唐元的回答后,似乎在壓抑著怒火。

    
分分彩自动投注软件